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吴叶】蝉鸣

 @犯中二的病狐狸-廉价画手  病狐你的点文...虽然还得有点迟orz

吴叶,小队长的日常

有私设

——————————————————————————————


     吴雪峰是被蝉鸣的声音闹醒的。

     聒噪着,叫嚣着,把夏日的浮热又加上一层。

     他从床上坐起来,有些烦躁地想看看蝉影,却什么都没看到。窗帘还是拉着的,深色的帘布透着微光。

     叹了口气,他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时间还没到设置的闹铃时间。可窗外那聒噪想必一时间不会停,再躺下估计也睡不着,吴雪峰一合计,干脆关了闹铃,叠了薄被起来。夏天就是有这项好处,起床只需要简单几个动作,远不像冬天,光套几件衣服就得半天。

     踩着鞋站起来,吴雪峰往上铺一望,身形当即一顿。上面的床铺,被子草草地叠着,该在的人影早就不见了。

     吴雪峰心中感叹一声,不多做停留,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了。炙热的光线伴随着街景映入眼帘,不远处楼下的树蓊蓊郁郁,根本看不清蝉在哪里。

     吴雪峰随意地扫了眼不远处有古风屋檐的建筑。这里是嘉世战队的所在地,夏日里的江南水乡,柔水荡不开夏天的绵热炎长。

     他稍微把窗户拉开一条缝,透几丝风进来通通气,转头进了卫生间洗漱。洗手台沿上摆着两套用具,其中一套正滴着水,显然才被使用过不久。吴雪峰拿起另一套,把水杯拿到水龙头前接水。

     他抬头往洗手台上面的镜子里望了一眼,形象还不算糟蹋,显得一副成熟人模样。这让吴雪峰不禁想起自己的同屋人,少年才长熟的眉眼像是青枣。可那家伙,即使睡觉也算老实,却永远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凭空造出几分随意。

     水接满了,吴雪峰挤了牙膏刷牙,边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行程。现在正值夏休期,食堂没人,他得出去在附近的早餐店买点什么,吃完早餐就去训练室……不,还是先去训练室吧。

     吴雪峰动作顿了顿,忍不住转头向外面的方向瞥了瞥。然而训练室离宿舍还隔着许多扇墙,他断然是望不见那个八成是窝在电脑前的身影的。

     吐掉最后一口水,吴雪峰又拧开水龙头往脸上扑了捧水。闭上眼的瞬间,耳边是哗啦的水声,脑海里却仿佛听到的是荣耀里湖边场景的游戏音效。

     好家伙。吴雪峰无奈地想。自己这可是被那小家伙给带坏了。还好陶轩当时还没咬牙在宿舍里配上电脑,要是真配了,吴雪峰估计自己连做梦都得给自己播放游戏BGM,一半是自己想的,一半肯定是那小家伙半夜起来偷玩的声响。

     他洗漱干净出来,感觉屋内空气清新一点,便走过去关了窗户,免得再回来时攒些灰尘。嗅了嗅空气,还算好,最近小家伙大概是没藏着抽烟了。

     吴雪峰关上宿舍门,朝训练室踏步走去。

     那小家伙,哪里能说随便啊?根本就是个认死理的认真的主,就像认准了荣耀,就一头扎进去不出来了。

 

     看着面前人的屏幕跳出“荣耀”两个字,吴雪峰拍了拍叶秋的肩膀。还戴着耳机的脑袋转过来,一双眼睛睁大了一瞬就放松了。

   “什么嘛,雪峰啊。”叶秋摘下了耳机,“你起来这么早干什么?”

   “跟你比起来,我不是还要惭愧一点?”吴雪峰笑笑,完全不在意叶秋对他的称呼。

   “蝉太吵了,睡不着。”叶秋说着,眼神往吴雪峰身上套,“你是不是要出去买早餐?”

   “还没吃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吴雪峰说。

     叶秋顿时喜笑颜开:“谢啦谢啦,就昨天的吧,昨天那家还不错。”

     吴雪峰点点头:“行,你先下着竞技场吧。”

     望着叶秋飞速转身去又开了一场,吴雪峰瞥了眼屏幕里刚加载好的战斗法师形象,转身走出了训练室。关门的时候,正听到一阵敲击键盘的狂风暴雨声。

     年轻就是好啊。吴雪峰不由想到。他一路沿着走廊走下去,窗外的蝉鸣一直没有息。整栋楼安静得很,除了他们两人和老板陶轩,其他队员都回去放假了。

     这是嘉世刚拿下第一赛季总决赛冠军的休息日,没道理不好好休息下。吴雪峰走出大楼,想起大概还能加上一个人,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每天中午定时都会来给叶秋送饭,连带着也会给吴雪峰带一份。每次吴雪峰推辞着不用时,都会先被叶秋给推回来。

   “就当你陪我在这过夏休期的报酬吧。”叶秋说。

     陪吗?吴雪峰在心里摇摇头。叶秋比起队里大多数队员都算小,可也是成年的人,更何况吴雪峰很了解叶秋,这小子根本不用人陪。如果说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吴雪峰想,大概还是为了自己训练。

     听起来挺了不起,吴雪峰觉得自己其实这也算不上勤奋。当初决定来做职业选手就想好了要热血一把,不多投投心思怎么行。荣耀这游戏,他一直都是靠脑子来玩的,不多熟练熟练,怎么在游戏算计的来。

     拎着买好的早餐往回走,吴雪峰往上望了望训练室的窗户。

     更不用说,还有他们小队长那样,又投入又极富天分的人。

 

     夏休期没人,两个人也懒得讲究,直接猫在训练室里吃了早餐。叶秋终于从电脑前移动了会尊位,而边吃着早点还是边挑了个视频点开来看。吴雪峰也跟着一起看,是一场pvp视频。

     视频里一个战斗法师对一个拳法家,两个人看得出也算是高手,你来我去打得不亦乐乎。多看几下就看的出来,这两人分明都有模仿的痕迹,一边模仿一叶之秋一边模仿大漠孤烟,也是有趣。

   “嘿,看来是我和老韩太有名了,随便点开个视频就是模仿我俩的。”叶秋笑了声。

   “现在游戏里不是流行着‘战斗法师遍地走,一开竞技遇拳头’的说法么?”吴雪峰回应道。

   “你别说,”叶秋眨了眨眼,“我刚才遇到的几个还真都是战法和拳法家。”

   “看到比赛选手打得火,玩家自然是要跟风试试的。”吴雪峰说。

     叶秋吞了早点,侧头瞥他一眼:“其实气功师倒还适合新手上手一些。”

     吴雪峰摇摇头:“玩家嘛,娱乐至上,各有所好吧。”

     叶秋点点头,把早餐袋子往垃圾篓里一扔就要回电脑前,吴雪峰从口袋里抽出一包餐巾纸,拦着叶秋叫他擦擦手,叶秋接过了。没一会吴雪峰也吃完了,就跟着坐到旁边的电脑前,抽卡登荣耀。他俩从进这间训练室就坐的这两个挨着的位置,都坐熟了,就算夏休期空位子多的是,也没分开着坐一点。

     戴上耳机,所有的杂声都被隔在了外面。吴雪峰刚登上自己的气冲云水,就看到一叶之秋发来了个邀请,一起开竞技场2v2。

     吴雪峰毫不犹豫点了接受,气功师便跟着战斗法师开始了一场又一场的竞技。战矛顾不到的地方,永远有气流代之征战。吴雪峰全方位投入到战斗中,眼观八路,和叶秋配合得得心应手,很有点百战百胜的气势。

     就算不算上网游里那点相识的岁月,最起码说他们也是一个赛季的战友,要是连这普通玩家间的竞技场还下不赢,按叶秋的话说,直接退役算了,说不定还能赶着重新上上学。不过这话嘛,吴雪峰想,叶秋还是能上,自己早就过了年龄了。

     所以,这疯狂一把,也就这么一次了。


     中午小姑娘苏沐橙果然来送了饭,三人一起吃着的时候,正巧碰见陶轩走了进来,叶秋喊陶轩一起吃,倒是被陶轩笑着挥手拒绝了。

   “你们年青人,多吃点把身体保持好了。”陶轩叮嘱,眼神尤其对着叶秋。

     叶秋“嗯”了声,看样子没怎么放在心上。吴雪峰在旁边冲陶轩点点头补上:“陶哥放心,有我盯着我们小队长,保证他每天吃好。”

   “你怎么老喜欢这么叫,跟叫红领巾似的。”陶轩和苏沐橙都走后,叶秋看了眼吴雪峰,眼底是一片说笑意,显然不是真想责备。

     吴雪峰从自己碗里分了片肉给叶秋:“这不能怪我,我可不是第一个说的。”

     叶秋还真回忆了一下:“发情那家伙,等他来了第一个找他pk。”

     吴雪峰好笑:“当初谁能想到你居然是最小的,又还最厉害。一赛季的队友了,还叫着发情呢?”

   “这不能怪我,”叶秋有样学样,“网游里也不是我先起的,跟着喊都顺口了。”

     两人靠在窗户边饭后闲聊,看着外面的景色。大中午正是热的时候,没几个人在街上走。吴雪峰向苏沐橙走的方向望了望,问道:“今天又不回去?放心苏沐橙一个人在家?”

   “有点远,一来一去浪费时间。”叶秋也跟着望,眼神放松,“沐橙她自己能应付,陶哥也时不时帮着照看一下,够了。”

     吴雪峰侧过头来看叶秋,见他懒懒地靠在窗台边,被阳光照得眯着眼,挺像是只午后歇息的小猫,很想让人挠一挠。

     怎么有这样的家伙呢?吴雪峰想。又强大又柔软,软毛戳的人心痒痒。

     叶秋注意到他的视线,也回转头来看他。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会儿,叶秋直了身子,把头凑过来在他嘴上啄了啄,轻得跟羽毛似的。吴雪峰顿时抓住叶秋的手,把叶秋捞到自己怀里在额头上亲了一阵。

     到这时,两人之间的情愫突然爆发,热意都变得暧昧,蒸腾着想把两人融在一起。这档子事,最初也不记得是谁先起的头,到现在已经成了两人的家常便饭。两人谁都不是需要慰藉的人,也没有太相似,然而感情的火花从来难以预料,不知哪时触了线,就这么烧了起来。

     只是夜深的时候,多一个拥抱,也未必不好。

   “雪峰你胡茬没剃干净,刺到我了。”叶秋敲了敲他的手臂。

   “知道了,明天我再好好剃一下。”吴雪峰说着,把叶秋从怀里放开。两人平复了心情,便双双再钻到电脑前。

   “技术部说开发的训练软件也不知道好没。”戴上耳机前,叶秋说。

   “是啊,早点有正规训练软件还是好些,听说霸图已经有一个了。”吴雪峰说。

   “那得赶快了。”叶秋严肃道。

   “明天我叫陶哥去催催技术部吧。”吴雪峰说。

 

     今天没有野图BOSS要抢,晚上下了训练,两人一路回宿舍,夜晚里的嘉世大楼感觉要比白天清冷些。

   “唉,怎么这蝉还在叫啊?”叶秋往外瞥了瞥。

     吴雪峰倒是仍然直视前方:“夏天没完,大概是不会停的。”

     打开宿舍门,叶秋直接收拾衣服进了卫生间洗澡,吴雪峰坐在椅子上,眼光在卫生间门上停了会,听了片刻水声,转头望向了窗外。

     夜深了,树显得黯淡,他更找不见蝉。然而蝉鸣依旧是响着的,不依不饶地响着的。

     叶秋很快从里面出来了,带着一身水汽,换吴雪峰进去。吴雪峰叫叶秋记得擦头,便自己走了进去。冲凉的水声哗啦啦,隔绝的小空间里他冲起的水意覆盖上了叶秋留下的。蝉声终于听不见了。

     吴雪峰洗的很快,走出来时,叶秋穿着个小背心趴在上铺写笔记。床沿的铁架子上搭着条毛巾。吴雪峰看过叶秋的笔记,满满当当的,都不知道是第几本了。

   “洗完了?”叶秋看他一眼,又写了几笔便合上了快用烂的本子,“那就睡吧。”

   “嗯。”吴雪峰把叶秋擦过头的毛巾拿下来扔到卫生间里,又拿了自己的擦干了头,就走到床边。叶秋已经躺下了,稍微盖着薄被的边角,侧躺在床上望他。

     吴雪峰便过去吻了吻叶秋伸在床外面的手,叶秋朝他笑了笑,拿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在吴雪峰脸上描摹了一遍。

   “我觉得你很有成熟男人的韵味嘛,”叶秋说,“如果你去做别的工作,肯定很受女同事欢迎。”

     吴雪峰把叶秋的手推回去,笑道:“很想我退役啊?还远着呢。”

   “也是,”叶秋看着他躺到下面床上,“我看你能打到嘉世三连冠。”

   “哦?这个目标不错啊。”吴雪峰看着上面褐色的床板,“不说了,晚安吧。”

   “晚安。”他听到叶秋这么说。

     一阵窸窣声过后,宿舍沉静下来,那蝉鸣——便又从窗缝里钻进来了。

     夏天。吴雪峰想,他最多还有三个夏天。

     如果能把叶秋送上神台,自己再跟着去逛一逛,那每每整个夏天的喧嚣,大概也就值得了。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发现吧,我特别喜欢在夏天写冬天,在冬天写夏天orz


评论(7)
热度(40)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