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周叶】日色(下)

爆字数了...

经过上、中的铺垫,终于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规恋爱故事

涉及专业职业部分属于瞎编

以下正文

———————————————————————————————

     吃过午饭,叶修在大街上晃悠,随身的只有钥匙和相机。

     对于叶修来说,出门带摄影设备已经是一种出于职业习惯的本能,而现在流行起来的手机摄影从来不在叶修的考虑范围内,所以摄像机是唯一的选择。

     说到手机,叶修大概是现在少有的没有手机的人。按他的话来说,工作联系大多可以靠电脑QQ,需要电话的场合屈指可数,最不济找旁边的人借借就行,哪用得着白白在身上带一块板砖似的重量。每次叶修回来前和周泽楷的联系,也都全是找人借手机打的,打的是两人家里的座机。

     说来也巧,要说没有手机的人,周泽楷也算是一个。这小伙看着年轻时尚,居然也和叶修一样嫌手机用不上,两人宛如两个老古董,互相用着古早的方式交流。这直接导致了叶修往往电话打回去的时候,周泽楷不在家没听到,于是叶修总得等着第二天再给周泽楷打一个电话,才能接收到隔着一块屏幕、一个听筒那边的,小年轻的声音。

     叶修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街市间游走,扫到一处商店的牌子,停了下来。他悠悠站在了原地,望向身边的玻璃橱窗,里面一个个素白娇小的人体模型披着各色的童装。

     这是家老店了,还算有名,叶修还小的时候就开着,现在也依然伫立在这座城市的一角,给年年岁岁的蹭高的小新芽们提供漂亮帅气的服装。叶修关于曾经在家中的幼时记忆里,便少不了这家童装店的影子。那时多半是叶母,有时是叶父叶母两人,带着他和叶秋这对双胞胎来这里买衣服。

     叶修的眼睛落在一件小夹克外套上,虚虚地觉得眼熟,大概与无数年前记忆中的自己的一件有些相似。但是仅仅也就是相似罢了,这么多年过去,设计早就翻新了无数,总不可能还拿十年前的衣服样式来卖。

     叶修不禁想着,当时周泽楷站在这扇橱窗前,或许也是也是这么想的。

     说起他和周泽楷的初遇,某种意义上说,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就在周泽楷当时直奔着他走过来欣喜地说“你回来了”的时候,叶修就问过这个问题。

     那时周泽楷稍稍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了叶修一会儿,然后垂下了眼。虽然是没有印象的面孔,可叶修看着这个俊美的年轻人低落的样子,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涌上些莫名的情绪。或是心疼,或是歉意,或许还有一些其它的,统统混杂在一起,搅成一锅不知名状的汤。

     最后周泽楷对他说,他们是幼时的玩伴,他们曾共同嬉戏。

     叶修小时候挺皮,叶父为了锻炼叶家双子叫他们放学自己回来,叶秋会乖乖回家,叶修就会趁着这个机会在路上野着玩,不知和多少不认识的小朋友玩在一起过。

     他也许曾经和周泽楷一起玩耍过,或许是一次,或许是几次,又或许是经常。他或许同周泽楷一起捉过花坛里的西瓜虫,或许同周泽楷一起荡过两架相邻的秋千,或许他还会夸过周泽楷好看。然而无论有多少的或许,多少的曾经,早就成了叶修记忆里泛黄而模糊不清的画面,再不可寻其真实。

     可这些不能寻的过往到底还是成为了一条牵连起来的线,将他们两人互相从人海中拉出来牵扯到一起,有了交集。那之后他们的关系迅速发展,到了最终的吻,最终的相恋,最终的共享一个家。这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又是那么的平滑,有时候叶修思考着他是怎么喜欢上周泽楷的,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却发现找不出一个明确的点。就好像是从成年的第一次见面起,他们就互相认定了彼此,认定了对方是自己寻找的人,认定了对方一定会占据自己的心。

     是童年埋下的种子么?叶修把眼神从橱窗中移开,继续他的饭后散步。

     那好像从来都不重要。叶修想。他只要看到周泽楷,无论是否曾相识,他就会牢牢地把视线黏上去,就像他对于光的执着追逐。

     路过一家有时间显示的LED灯牌的商店,叶修瞟了一眼。

     今天晚上,他就该走了。

 

     薄暮的时候,天色昏黄,晚霞映红了漂泊的云。

     叶修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行李,背上背包,挂上相机,打开了家门。周泽楷的脚步跟在他的后面,轻轻落落的,然后停在了门边。

     叶修回头,周泽楷低着的头蓦地抬起,刹然间打开的双眸里泄露出了不舍的神情。

     叶修对周泽楷挥了挥手,说:“不用送了,我自己下去。”

     周泽楷乌黑的眼眸注视着叶修。半晌,他垂下眼睫,说好。

     叶修又朝周泽楷说:“我这次去不了多久,完了就马上回来。”

    周泽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叶修便一个人走下去了,穿过昏暗中的楼道,走到单元楼的外面。没走出去几步,叶修回头看上去,果然看到周泽楷站在他们共同的家的阳台边,远远地看着他。看到叶修回头,周泽楷挥了挥手。

     叶修隔着远朝他一笑,也挥了挥,然后不再回首,直直地朝着自己的路去了。

     这次叶修同一帮相熟的摄影师去邻近的热带国家旅行摄影,端的是全程自助游的架势,各人商量好集合地,分别到了再一起开车出边境。

     叶修到的时候,约好的人都来的差不多了。最熟的张佳乐跑过来拍他的肩,嚷嚷他金贵,来得最迟。一队人修整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开着车上路了。

     叶修懒散地坐在车后座,靠着柔软的背椅打呵欠。前座开车的张佳乐稀奇,问叶修这没睡好是认床还是认人呢。

     叶修知道张佳乐指的是周泽楷,便应了一声。张佳乐顿时感叹爱情真是厉害,连叶修这样的都沦陷了。

     叶修莞尔道,小周好嘛。张佳乐听闻便哎哟着自己自找没趣,怎么就找叶修这种脱团的聊爱情,然后摁开了音乐专心开车去了。叶修不太爱听歌,大概也真是没睡好,在那里看着窗外的风景随着思绪发散,和着音乐陷在后座里,陷着陷着把自己给陷进了梦乡。

     陷入梦乡之前,叶修模糊想着的是刚才和张佳乐的聊天。

     张佳乐说他沦陷,他没觉着错。可想着离开时周泽楷站在阳台边的身影,叶修心里有些小声音冒了芽。

     可是看着恋人送别的目光,你也没想着回去啊。

     黑暗的视界里仿佛在一点一点明亮起来,橘红色的耀眼光芒带着高热扑面而来。

     如果把周泽楷和你追逐的光相比,你选哪个?

 

     叶修在车上醒醒睡睡了几次,吃过几顿备好的干粮,才到了目的地。一路人前行得并不心急,碰到合眼的景色就一溜下来摄影,这么磨蹭下来,比预计的时间晚了点。

     好在对于炎热地带的国家来说,季节不那么分明,时间早晚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一行人到了也没急着去想去的海边拍照片,先拿着到达的第一天放松休息。张佳乐拉着叶修出去逛街吃东西,玩了大半天,叶修全程虽然带着相机,愣是没拍照。

   “有什么好急的?”张佳乐躺在宾馆的床上心满意足地拍肚皮,“后面几天都去海边,从日出到日落,老叶你满意了吧。”

     张佳乐说着嘀咕着明天凌晨起来去拍日出,赶紧起来去洗澡要早点睡明天早点起。叶修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喊了声要借手机,张佳乐顿时哈哈大笑回头,说这么快就苦相思了?

     叶修不理他,拿着张佳乐的手机往窗户那边走,边走边娴熟按着号码,把电话拨了过去。

     这边天暗得晚,傍晚时分天边还徘徊着几丝不愿走的日光。叶修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默默地凝望远天。

     周泽楷没有接电话。

     无人接听的电话长到自己挂了去,叶修看了眼屏幕,把张佳乐的手机扔到床上。他打开窗户,摸出许久未抽的烟点了一根。

     他想起邻居说周泽楷到她那学完做菜还赶着去上晚班,又想着每每白天到傍晚给家里打电话周泽楷总是没接到,然后想着周泽楷这个人。

     在两人同居之前,叶修去过周泽楷的住处。很简陋的出租屋,设施都老旧了,只有用品算是摆得整齐。后来有次他碰巧听那片的人说周泽楷的事,说这年轻人过得不容易,当年十五岁的小少年不知发生了什么自己一个人在这片过日子,刚开始特别拮据,每天天没亮就找工作没人敢收,最后还是有个早餐店的老板心软收他做杂工,后来成年了才去便利店工作。

     而十五岁的时候,叶修正拿跑了叶秋的行李离家出走,为了追寻自己摄影的梦想。

     叶修和周泽楷相处的时候,一直觉得这个人俊气羞涩,谈吐简练,但是知道的东西很多,像是天南海北都去过,和叶修知道的惊人地重合,两个人只是聊天就是一种知己的享受。

     而这样小鹿般该是备受呵护的孩子,却实际是挣扎着活下来的,毛蹄间都是泥泞,努力坚强地把自己活得好起来。

     叶修一直不曾探问周泽楷的事,没问过他过的是什么情况,就是感叹周泽楷成长时这样的艰辛,只想着相处时两人一起过得更好一点。有时出门在外,叶修想想自家恋人,想自己给他的陪伴太少,反而有些歉疚。

     然而这个时刻,叶修自嘲地笑了笑。

     他现在竟有些闷闷的情绪堵在心口,叫他想知道周泽楷究竟每天是怎么过的,白天去哪了,为什么要值夜班,有好好睡过觉么。

     叶修蓦地想起自己和周泽楷唯一一次的争吵,是在他们才好上的时候。那时叶修说自己要到外面去工作,去摄影,可能大半年回来一次。周泽楷当时的表情十分困惑,甚至还有一点伤心。

     周泽楷问他为什么还要走,叶修说要去工作。

     那时周泽楷沉默了好久,说道:“可是……我在这里。”

     这句话本该只是叶修记忆中那次争吵前的一个小碎片,此刻却清晰地出现在他脑海。叶修顺着周泽楷这句答话向下想着自己耐心地和周泽楷解释,说着他对光影的热爱是超出工作的,他一定得去外面多走走看看,进行自己的摄影。

     那时周泽楷的目光便沉了下去,糅杂在那双眼睛里的仍旧有着深深的疑问和受伤,像是不懂叶修极了。

     许久,周泽楷仍然说道:“可是,我在这里。”那双眼睛紧紧注视着叶修,在注意到了叶修不再解释的平静后,眸光就被垂下的眼睫掩住了。

     然后叶修看到的是周泽楷离开的身影和关上的家门,那个他们才住在一起不久的家。

     那之后,也许过了两三个小时,叶修不太记得了,反正最终他也走出了家门,甚至没有带相机,凭着仅剩的理智捅了钥匙出去。

     那是个工作日的夜晚,街上很安静。叶修不快不慢地走着,没什么目的,却最后一路偏到了周泽楷的出租屋。在楼底下站了一会儿,叶修还是走了进去。

     他踏着苍灰的阶梯面向上走,没有灯,一路摸黑到周泽楷住的那一层。爬到那一层的时候,叶修的视线在黑暗中隐隐发现周泽楷住的那扇门底下坐了个人。叶修打量过去,还隐约看到旁边有几个啤酒瓶,但是空气中没有酒味。

     叶修就站在那不动了,也没寻思着找点光亮看看,就这么看着。那颓然坐在地上的人也一动不动,没有像以往一样投过来炙热的视线。

     静默弥漫了许久,那人先张了口。

   “……明明是他先抓住我的。”那人说,带着浓厚的鼻音。

     那人的身体动了动,像是做着动作:“他曾经触过我的头发……拂过我的脚跟……牵过我的手。”

     那人手依次拂过所说的地方,像是怕叶修不信,要强有力地用行动来模仿证明。做完动作之后,那人又不说话了,可叶修却好像听到空气里无声的质问。

     那个人,他的恋人,说道:为什么要走?

 

     在这个风景优美的炎热国度待了几天,一群摄影师都各有收获。这天气象晴朗,众人琢磨着在海边玩起来,外加个野餐。

     有靓丽的女摄影师穿着泳衣在沙滩上打排球,还有些摄影师去海里浪了,叶修懒惯了,只套着短袖短裤躺在遮阳伞下慵懒地吹海风。

     张佳乐抱着个游泳圈过来,一看叶修就开始数落:“你这是晒咸鱼呢?你看看,这么几天大家都顶着大太阳蹲点拍照片好久,人做好防晒工作的姑娘都哀叹晒黑了,就你还最白还躲在伞下面遮阴。”

     叶修呵呵一声:“怪我?”

     张佳乐打量他一会儿,幸灾乐祸地蹲过来:“看你这几天神思不属的,还相思着呢?”

     叶修把眼睛闭上小憩,嘴里喃喃:“是啊,我可想我们家小周了,梦里都是他。这呢,我去梦里会小周了。”

     张佳乐又被逼吃了一把狗粮,十分气愤,直叫着阳光是怕把你这不要脸的晒没了才宠着你,然后去和姑娘们玩了。

     叶修听着张佳乐远去的脚步声,继续闭着眼睛休息。

     他是真的有些没睡好。

     这几天梦里,叶修总见着耀眼的橘光,还依稀见着许多事,醒来却都没了印象。而这些残念留影却不时地在他脑海里闪动,像是想告诉他什么。

     海风安静了下来,人声也远去了,黑沉下来的眼皮前,又有亮光涌了上来。

     ——高亮的橘红色光球散发着温暖的热度,他缓缓走向前,身体却好像不是自己的,只是意识附着观看。

   “周泽楷,我光辉的孩子,”光芒说,“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视线不再包容万物?”

     他停下来,站在原地,低头说道:“我……有了私心。”

   “我想驻留在他身边。”

     ——他迈着急促的步子来到光芒前,同光芒交流。

   “我想留在他身边。”他坚定地说。

   “我的孩子,你确定他会留下你吗?”光芒的声音悠悠荡荡。

   “会的。”他说,“是他……抓住了我。”

     光芒同他立下约定,他可以成为人,但是得等到“他”留下他,才能真正保留人的模样。

     ——“……他走了。”他站在光芒面前,茫然地说。

   “可是我们的约定仍旧存在。”光芒说,“在他没有回来的时间,你将在日出时回归为日光,日落时仍然为人。”

     ——他弥散在一片云朵边,失落地询问:“……他还会回去吗?”

     云朵善解人意地安慰他:“既然太阳还没有解除约定,证明你还有机会。他一定会回去的。”

     他低头打量自己盛着光辉的手,视线晕染开来。

     梦境的最后,叶修又回到了自己的记忆。

     那是他与周泽楷吵架后他离开的时候。

     那个夜晚,叶修最终走向了周泽楷,摸着周泽楷的头发,亲吻他的额头。叶修走近后才发现,周泽楷没有喝酒,酒瓶是满的,好像……周泽楷仍然记得,他不能闻酒味。

     周泽楷难得凶狠地抓住他的手腕,紧紧扣住的手指像是要融进皮肉。周泽楷把他拉下来,去吻他的唇。他们在周泽楷的住处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周泽楷妥协了,看着叶修离开。

     叶修回家收拾好了行李,慢慢地在街上走。他低垂着头走,一路看着地面。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尤其在他后颈裸露的皮肤上胶着,灼热到仿佛一个舐吻。叶修穿过一个圆门洞,头顶的阳光便被遮没了,凉风从另一边灌进来,立即把阳光的温热感觉浇没了半边。

     可毛衣的边上,贴着他的皮肤的边角,仍然传来了温暖与热,烧到他的脖颈上,烧到他的皮肤,烧到他的心里。那仿佛一个阳光残留的怀抱。

     然后记忆开始飞速倒退,叶修回到了自己决定离家出走前在课堂上对着落到课桌上的日光伸出手的时候,回到了自己蹲在阳光下的墙角触摸光斑的时候,回到了懵懂记忆中被母亲抱在怀里抓向光的时候。

      有一个青年的影子从这光中浮现出来。

 

     叶修在遮阳伞下醒来的时候,已经又是傍晚了。

     隔着不远传来烧烤的香味,看来野餐已经开始了。叶修从躺椅上坐起来,沉着不动。最先注意到的张佳乐跑过来,以遗憾的口气告诉他,你运气不佳,大家都快吃完了。

     被摄影设备经常无故出问题的张佳乐嘲笑运气不佳真是令人感觉新奇。叶修听着想笑,结果扯起嘴角时特别僵硬,眼眶无缘无故发热起来。

     张佳乐震惊地看着他,半晌道,其实还是给你留了的,真的。

     叶修的视线从张佳乐身上掠向身后,向到那无尽的远方残留的天光。叶修站起来,越过张佳乐走到遮阳伞外面。

      日光安静地落在他身上,无言地述说着眷恋。

     叶修转回头,朝着张佳乐笑了,这下笑得特别真心实意,特别开心。

     谁说的。叶修说。我运气可好着呢。

 

     这次旅行摄影的计划的时间的确不长,两个星期后,叶修又披回厚重的羽绒服,回到了自己的城市。

     他沿着回家的路走着,走着,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头。

     俊美的青年站在不远处,安静地朝他微笑。

     叶修脚步不停地向青年走去。

     那是他的日光恋人。

                                                                                 Fin.

————————————————————————————

小周是日光。

所以叶修追逐的就是小周。完。

评论(7)
热度(58)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