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all叶】锁(12)

剧情部分扫尾中~

架空,伞哥活得好好的←设定

 @长风破万里  娴熟到不用看名字后缀了

以下正文

——————————————————————————


第十一章


     叶修懒懒地站在原地,手中灵力汇聚的伞轻轻松松地几发子弹点射出去,把最后的魔气打散得干干净净。

     确认了不会再有变故发生,叶修一挥手便让伞消失不见。一回头,一堆人沉默地站在那里,一个个眼神死死地盯着他。

   “看什么戏呢?”叶修率先对着喊了过去,“也就我撑得住场面,不然你们刚才这一收手,那黑狗早跑了。”

     一堆人继续不说话,无论是苏家兄妹还是契者们,都把叶修看着,看得叶修心里都有点发毛。

     不过,叶修也清楚他们此刻患得患失的心态,于是他没有再嘲讽下去,而是朝他们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微微张开了怀抱。

   “好吧,我回来了。”

     一阵轻风吹过,叶修已经被所有人再次紧紧地围拢在中间。

     契者们居然都变回了原形:黄少天扇着冰晶般的翅膀一爪蹬在叶修脑门上飞落在叶修头顶,周泽楷锐利的鹰翼一收站在了叶修的肩上,韩文清修长的虎身连同尾巴把叶修身前圈了个密不透风,喻文州若隐若现的雾气围绕在叶修的腰间,王杰希睁着绿莹莹的猫瞳扑进了叶修的怀里。

     而苏沐秋和苏沐橙站在叶修左右,一致如释重负地望着他欣喜地笑。

     叶修感受到全方位的包围“攻击”,向苏家兄妹投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沐秋,沐橙,救我。”然后眼见着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站远了退了一步,都是一副“你自求多福吧”的表情。

     叶修顿时嚷嚷起来:“我现在可是灵力记忆双满,围观不救的和趁机添乱的都自重啊。”

     然后他就遭受到了头顶越来越嘹亮的鸟鸣、侧脸上鹰喙小心翼翼的轻啄、手掌心猫舌一掠而过的舔舐、虎尾的扫荡以及仿佛实化的雾的缠绵。

     闹腾了一会儿,把身上的“挂件们”都扒了下来,看着一个个又变回人形,叶修叹了口气,打量起这个厅堂。

   “好久没回来,还有点怀念。”叶修感慨道。

   “还好我们刚才是在魔犬的怨气世界里打着,要是现实里这地方早就给破坏了。”苏沐秋也是感叹道,下一秒火速变脸,“不过叶修,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对啊对啊,转移话题是没用的。”苏沐橙这次站在了哥哥这边。

   “叶修不打算解释一下,刚才魔犬催动魔气前就消失的原因吗?”喻文州笑着跟进。

   “我这不是瞬移到他背后了吗?”叶修撇开了眼睛,明显底气不足。

   “说实话。”韩文清皱眉。

     在周泽楷闪亮的眼神和黄少天蓄势待发的嘴炮中,叶修举起双手投降:“好好好,我说……”

 

     叶修从回忆里醒来的时候,还未睁开眼就听到了身边喻文州急切的呼喊。

     他几乎从未听过那个总是温温和和的人发出这般焦急的声音,而这声音他只听到了一瞬,下一瞬就像被利刃斩断般消失殆尽,不留下一点儿余声。

     叶修心中一跳,直觉不妙。这时魔犬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一边保持沉睡的伪装,一边聆听着魔犬和苏沐秋的对话,然后从中明白了大概。

     连心锁……这个问题他很清楚。之前没有记忆的他不会察觉出什么,这下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而听闻魔犬所说,叶修心情也有点糟。

     无论诅咒,消灭魔犬都是应该做的事,但是叶修也不想再次失去他的契者们。而如今,得与不得的权力全被魔犬握在了手里。

     感受到五感被魔犬施舍般地还回,契者们的声音又重新落进了他的耳朵。听见所有人坚定地不顾魔犬的言语蛊惑冲了上去,叶修又是欣慰,又是心疼。

     这些人啊……他默默地念记着,把所有人的名字容在了心里。

     其实叶修现在很想也冲上去,但是他发觉自己才复苏的灵力还比较混乱,虽然磅礴却难以控制。所以他很冷静地躺在喻文州雾气的守护阵里,尝试着将一切飞快地熟悉起来。

     可是魔犬的话语,到底也落进了叶修的心里。他不知不觉分出了心思考着,曾经的回忆突然闪现在他的脑海。

     他尚记得,在年幼时询问自家老头子斩断的连心锁可否恢复时得到的回答。

   “唯有一法,一直流传。”

   “破而后立。”叶修念叨着这句话,心念飞转。不一会儿,一个大胆的想法已经在脑海里成型了。

     叶修预感不怀好意的魔犬一旦发现无法脱身绝对会让连心锁锁上不给他们好处,所以这恐怕就是最后的机会。无论成败,叶修都打算一试。

     为了那些爱他并且他将要爱的人。

     全身的灵力悄然汇聚,灵魂深处的锁显现出影子。那连接着锁的已经断裂的锁链,赫然缠绕着魔气才得以延伸。

     叶修在心中笑了笑,毫不犹豫地将所有的灵力直直打向沉寂的锁上。

     能彻底从连心锁的纠缠中摆脱的,可不就是直接毁掉锁吗?

     在沉重的嗡鸣响起之时,一股不同寻常的灵力从破碎的锁中涌出,像是强力的漩涡将叶修吸了进去。

 

     叶修再睁开眼,已经身处一个奇幻的境界。

     四周是纯白的,白得将近透明而温和得不刺眼。在叶修的正前方,一位穿着古服的女子和蔼地看着他。一条银色的龙温顺地垂服围绕在女子周围,女子轻轻地伸手抱着龙身。

   “吾族的后辈?”女子声音渺渺,“没想到竟真有人能做到这个地步。”

     叶修一瞥便感觉有点眼熟,再一听女子的话顿时想了起来。

     这好像,是他们叶家的一位很早的祖先啊。

   “久仰久仰。”叶修抱拳道。

     女子轻轻笑了一声:“许是在族画上见过我?”

   “正是。”事关连心锁,叶修也是严肃起来。

     女子似乎猜中了叶修的心思,直接说道:“你不用紧张。走到这里,连心锁便已破解,你与契者已然可再次相见。”

   “我只是一道残念,等在这里见见有缘的后辈。不过,可否告知我,你斩锁的缘故?”

     叶修实话实说:“事实上,我被下了个诅咒,斩锁是不想牵连他们。”

     女子有些吃惊,继而问道:“如此而已?”

     叶修垂眼,不自觉笑得温柔:“如此而已。”

     女子静默了片刻,兀地说道:“你可知道连心锁为何有一方受伤,另一方承受十倍痛苦的规则?”

     叶修抬头,眼神透彻:“恐怕最初人与妖并不能完全信任彼此,为了确保不被利用,才出此下策吧。”

     女子点头:“你倒是想得通透。”

     叶修又问:“所以我一直很纳闷,没有人尝试过改变吗?”

     女子笑着指了指自己:“你眼前便是。”

   “说来也巧。我曾身受重伤,也是为了不牵连我的契者,我斩断了连心锁。而失去了他之后,我整日极端痛苦,直到后来我发现了破解连心锁的方法,破锁。”

   “破锁重立,让我发现了一个挺有趣的结果。”女子笑道,“这个惊喜还是由得你自己回去看吧。”

     看着眼前的境界要逐渐消退,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

   “还有何事?”

   “这位……前辈?你这里的时间流速与外面不一样吧。”

   “放心,不过现实一瞬。”

   “那不介意让我多留一下吧?实不相瞒,我灵力才恢复不久,还比较生疏,而外面还有个强敌在等着我呢。”

   “你也是……罢了,自由得你。”

   “多谢了!”叶修喜出望外。

 

   “所以这就是你消失的原因?去约会了个美女,还赖在别人那不肯回来?”黄少天语气不是很开心。

   “怎么说话呢,那是我祖先。况且我也不是为了帮你们更快杀敌吗,别得了便宜卖乖啊。”叶修鄙视。

   “我倒是对那个结果比较好奇。”王杰希说。

     这下,众人又都把眼光投回到叶修身上,纷纷看着他,静待下文。

     叶修的眼神抗性已经迅速提升,此刻已经能很淡定了:“想知道啊?”

     众人点头。

   “不告诉你们。”叶修轻描淡写地说,下一刻已经消失在原地。

     众人先是一惊,接着看到韩文清已经变回虎形直接跑了出去。

   “……叶修这不要脸的又跑了?”

   “嗯。”

   “那我们?”

   “追啊!”

     又是一阵风尘卷过,小院里已是人去楼空。

     而这一次,重归的寂静,却是已经安定的结局了。




————————————————————————————

好吧,果然没有再帅什么(;′⌒`)

其实我好想在这里打下Fin哦,可是还差最后一个设定,感情也得有个交代,于是,唉,明天还是后天完结吧

嗯应该是开放性结局?就是大家都和叶修在一起的那种

问一下有没有看懂连心锁的全过程设定啊,我每次就喜欢搞这种绕来绕去自己觉得高端其实别人根本不觉得什么的设定。。。明天把最后一个设定掰出来了有点想画个图解释一下,有必要吗ovo

有个小剧场,我想了一下,还是等完结的时候再写吧,是关于这篇文最开始的脑洞,看了你们肯定会觉得我把那个逗比脑洞整成现在这样特别有病



评论(13)
热度(37)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