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烟叶】他的烟

感谢组织安利!已产粮!

烟叶吃吃吃!

以下正文

————————————————————————————————

     他是烟。

     自令人昏沉的混沌中被轻柔地拉到另一种黑暗里,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老板,来包烟。”

     他感受到了一阵摇晃的感觉,接着是骤然腾空的失重感,再然后,他的黑暗被打破了。在几近纯白的光明里,他被修长的手指圈住,感受了从手心里传来的温暖。

     打火机的火焰靠近了他,他被点燃。在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燃烧起来的时候,他终于被抬到了一个足够高的高度。

     一个,可以看见那张脸庞的高度。

    那张看见过无数次的面容的主人,微微低着头,把视线完完全全落在了他身上。那人很轻松地望着他,然后捧住他凑到了嘴边。

     一种比手心更炙热的温度烫熨了他,从尾端蔓延到全身。那温度竟给他一种比燃烧更滚烫的感觉,让整个他都几乎要融化在这唇齿之间。

     伴随着他一段段的被烧灼成灰烬,他好像慢慢开始分散。一部分的他变成了空气中的烟尘,一部分的他仍停留在那人的嘴唇间和手指间。这种分裂不但没有使他感到不适,反而使他感到满足。

     他在空气里缓缓地浮动,尽量随着气流与轻风让自己更多地更密地包围住这个人。他轻巧地拂过那张显得有点苍白的脸,心心眼眼都是这个人。

     叶修。这个名字,这个人,他已经差不多伴随了十年。在叶修进入联盟左右的时间,他认识了叶修,然后就一直留在了他的身边。

     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最初的意识里,望见的就是这么个人儿。那时还是个青葱少年的叶修点燃了他,抽了第一口,然后便受不住地呛了气咳嗽了起来,咳得眼里都涌出了点泪花。

     但是那只骨节纤细的手,却握紧了,把属于人的体温紧密地烙在了他的周身。

     他慢慢地流进空气里,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少年,凝望着少年稚气未脱的脸庞,以及沉静的眼神。

     之后很快,叶修就适应了他的存在。随着见着叶修的时间越来越长,他越来越了解这个人。比如叶修是个电竞职业选手,叶修身边有个亲人般的女孩,叶修的老板叫陶轩,叶修的战队叫嘉世。叶修的点点滴滴像是沙漏里的细沙,以缓慢却不停息的速度渗进了他的生命。

     不,应该说,叶修就是他的生命。当叶修不吸烟的时候,他的意识就滑进混沌里沉眠;当叶修吸烟的时候,他就成为了叶修手里的每一根烟,看着叶修熬过无数个面对着屏幕的深夜。他有时候也对自身感到茫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但是看着叶修在他的陪伴下度过荣耀的岁月,他就有了坚定自己的信念。

     他,为了叶修而存在。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很高兴。如果是人的话,他相信自己一定早已笑了起来。这种独属于叶修的概念给了他一种无比幸福的感觉。

     有时候,他也有点羡慕人类。虽然他已经能比很多人更靠近叶修了,但他却发觉自己有点不满足于此。曾经他觉得能够一直陪在在叶修身边,感受着叶修的温度,或近或远地看着叶修,便是最好的事。可是总有一些时刻,让他不能平静,比如那个漫雪纷飞的寒夜。

     在那个夜晚,他想,如果自己是人该多好。那么他起码可以给叶修一个切切实实的怀抱,让这个独自的人,不用瑟缩着走在街上深一脚浅一脚。

     不过,叶修总是比他看到的更好,也更坚强。这个人,无论在哪里都可以过得好起来。

     在看着叶修掐灭烟缩到兴欣网吧狭小储物室的床上时,他浮在夜色的尘埃上,借着月光凝望这个眼下淡淡青黑的人,弥散在了空气里。

     在那次沉睡时,他好像隐隐约约地,和人类似的做了一个梦。他在梦里变得很沉重,沉得坠落了下来,一抬眼见着了对面的人。他望着对面的叶修,对面的叶修也望着他,两个人的眼里都有着惊愣。

     他看着叶修张开嘴询问,声音模糊:“……你是谁?”

     他忍不住要走近叶修,想要告诉这个早已经熟透了的人:“我是……”

     而还未待他说尽,梦便散了。

      后来,他依旧是他,依旧在叶修手间灼烧,依旧在叶修身边沉浮,一直到第无数又无数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第二次见的叶修家中的叶修的房间,身后的书柜上除了兴欣拿冠军的合照,更多了国家队合捧冠军的照片。他已然跟随叶修走完了电竞岁月。

     叶修还是经常玩荣耀的,有时也还会习惯性地熬夜给兴欣抢点福利,也还会习惯性地点根烟。但现在大家都不再希望他这样做了,隔着电脑屏幕会有人告诉叶修早点睡,在家里也会有那个和叶修一模一样的亲弟弟每天唠叨叫他早点休息。

     还有的是,大家都劝着叶修该戒戒烟。

   “现在又没谁要你熬夜,还抽什么烟啊!”一次叶秋夺过叶修手里的烟的时候这么说道。

     那次一半的他还是在空气里徘徊,突然就感觉到叶修手间的温暖消失了。

     他沉默地看着叶修,看着叶修无奈地说好好好,看着叶修有点遗憾地瞥了眼掐灭的烟,看着叶修的眼底,有了点放下的意味。

     之后,叶修的确在逐渐减少了抽烟的次数。越来越少的见面时间里,他默默地望着叶修,望着叶修也同样默默怀念地望着烟灰。

     他与叶修两相对望,又各自是各自的一厢情愿。

     而他,只是沉默的、不能说话的、只因叶修而存在的烟。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个问题,他也知道,自己对于叶修并不是全好的。只是见多了叶修因为他而维持精神的样子,他逐渐地都快要忘记了那个事实。

     最后一次陷入沉睡时,他想,是吧,也是了,如果叶修是他的生命,那么他怎么能伤害他的生命呢?

     熟悉的混沌笼罩了他,他的思绪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而仿佛很久很久之后,迷迷糊糊中他听见了一个声音。

   “有点儿想我的烟啊。”

     再轻巧不过的一句话。

     可是,却因为那么的熟悉,不啻于惊雷。

     他感觉到了自身越发沉重的感觉,他感受到了曾经梦里的充实感,他再一次同梦里般坠落,他再一次同梦里般睁开了眼。

     然后,他看到了那双再熟悉不过的,有点吃惊的眼睛。

     在全然不同的视角里,他与叶修平齐站着,面对面,外面是拂晓。

     他眼里的叶修,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尘。但那光尘将不再有他。现在的他,赫然正在叶修的眼里,叶修的眼前。他第一次用真实的双眼望着叶修的面庞,望着那张面庞露出了笑意。

   “你是谁?”

     于是,他忍不住走近了去,向面前的人说道:“我是……”

   “我是烟。叶修的烟。”

 

 

     他是烟。

     自沉睡中被轻柔地叫醒,他一睁眼见着的便是心爱的人。

     心爱的人抱着笔记本坐在他身边,他们共处一张柔软的沙发。

   “别在这睡,去床上睡吧。”他心爱的叶修说,眼神没离开光亮的屏幕。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房间没开灯,屏幕的光亮照得叶修的脸很白。

     自那日他成为了人来到了叶修的身边,便留在了叶修的家里,以来看望叶修的老朋友的名义。那几日叶秋有事出了差,回来就看到叶修身边多出的他。

     叶秋审视着他,问他是谁。他知道叶秋把和荣耀有关的叶修的熟人都了解了个七七八八,这么问自然是带着怀疑的。

     而他尚未说话,叶修倒先回答道:“他是我一个老朋友,来看看我。”

   “老朋友?”

   “是啊。”身旁的人揽住了他的肩。他转过头朝身旁的人望了一眼。

     叶修对他眨了眨眼,然后对叶秋说:“我们可是认识有十年的老朋友了,没有他的支持,我可没法撑过这么多年,对吧?”

     他微微低下头,最后还是扬起了嘴角:“对。”

     从回忆里拉回,他看着身边十指在键盘上挥舞的人,有些不赞同地说:“别熬夜。”

     叶修的动作骤然停了片刻,然后他便听到叶修抑制不住地笑起来。

   “当年啊,是谁让我彻底撑完整夜整夜的啊?烟小朋友,你记性还没你主人好。”

     他坚持反驳了一下:“烟都戒了,熬夜也要改。”

     自他来到叶修身边,叶修是真的戒了烟。或者说,每当有烟盒出现在叶修的视野范围内,最先丢掉烟的人一定是他。叶修拿这个打趣过他,他沉默,然后把叶修抱了个满怀。

      他对叶修说,他们都不是他,也不再会成为他,只有他,才是叶修的烟。

     叶修的身边有他就够了。

     叶修在他怀里,摸了摸他微微曲起的后背,然后就再不碰烟盒了。

    “好好,我也没有经常熬夜,就这一回,帮兴欣抢个BOSS就睡。”身边的人说。

     他盯了半晌身边人认真的侧脸,然后趁着游戏里的空当,抱起了身边的人走到床边坐下。

   “喂喂,做什么?”叶修抱紧怀里的笔记本以防掉下去,到床上时先把笔记本放到了床中间。

   “陪你。”他说着,脱掉拖鞋也爬上床,然后做了自己一直以来最熟悉的动作。他像曾经围绕在叶修身边那样,把叶修圈进了怀里。怀里热乎乎的人让他感到格外安心。

     他曾经差点失去怀里的这个人,现在,他再也不会放开了。

     怀里叶修默认了他的动作,没说什么便拖过了笔记本接着在荣耀里指挥起来。

     他安静地一同凝望屏幕里的来来去去,即使寂静无声的环境,心里也像被蜜糖塞得满满当当。

     看见叶修打了个呵欠,他凑过去从侧面吻了吻叶修的嘴唇。这次在叶修发问前,他抢先回答:

   “帮你清醒清醒。”

     变成了人的他,身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很浅淡的味道,不会引起人反感,倒是会给人一种沉淀和稳成的感觉。他希望叶修身上也从不会忘记他的味道。

     怀里的人拿手擦了擦嘴角,手指端到面前嗅了嗅:“烟味啊。”

   “嗯。是我的烟味,也是叶修的烟……味。”他蹭着叶修的肩,餍足地说。

 

      

     他是烟。叶修的烟。

                                                                                    Fin.

——————————————————————————————

一被安利烟叶,脑海里就是各种场景,炒鸡想写,每天脑补脑补...然后拖到了今天_(:з」∠)_

我觉得这个烟又被我写毁了,明明脑补得还可以再苏一点qwq

为了!卖烟叶安利!所以还是点了个all叶tag啦!望包涵!

评论(19)
热度(82)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