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all叶】题作BE(4)

BE三十题→HE三十题系列

YE这次发了三题,手速有进步(个鬼

以下正文

————————————————————————————

9.杀了你

     叶修是一只亡灵。

     又一次逃过圣殿的追杀,叶修回到了暂时容身的小屋。

     把手放在门上时,叶修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但他没有躲避,坦然走进了自己黑暗中的小屋。

     在小屋的昏暗中,一颗镶嵌在十字架上的蓝色宝石散发着冷冷的光芒。清浅光芒的映照之下,一头白发像是暗夜的秘银。那是一个银白的牧师——银白的发,银白的袍,银白的十字架。在这光暗明灭之际,牧师少了几分神圣,多了几分诡谲和神秘。

   “真稀奇。待遇比我想的好,”叶修用一双黯淡无光的双眼凝视着牧师,“我以为我一进门就会先吃一顿神圣之火。”

     白发的牧师打量了叶修一会儿,金丝边眼镜后的双眼平静无波。

   “你受了很重的伤,叶修。”牧师肯定地陈述。

     叶修笑了声,不以为意:“这虚假外表下不过是一副空骨架。只要我这骨头没散,就不算重。”

     张新杰注视着叶修,扫过他无神的双眼,乌青的唇,最后是那毫无起伏的胸膛。叶修灰色的斗篷下的胸口处破了一个大洞,里面露出诡异的森森白骨。

     牧师握着巨大十字架的手骤然捏紧,又很快放松。

   “那么,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张新杰淡然道,稳步向前。

     叶修看着走进的牧师,轻松地闭上了眼睛,微笑着张开了怀抱。

   “来吧。”

     当乔一帆急急忙忙赶到叶修藏身的小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巨大的十字架完完全全穿透了叶修的胸膛,他的亡灵队长正因为法力的流失身体一片片变回白骨,又随着光尘风沙瓦解消散。白发的牧师冷静地近乎绝情地看着这一切,手没有丝毫颤抖。

   “队——”乔一帆几乎肝胆俱裂,这时后面一同赶来的陈果连忙捂上了乔一帆的嘴,趁张新杰注意过来之前拖走了乔一帆。

     两人躲在屋子的墙角,直到张新杰走出屋子头也不回地走向远处黑暗的街区,陈果才叹口气放开了挣扎的乔一帆。

     乔一帆红着眼睛质问:“老板娘,为什么不让我去救队长?”

     陈果望着面前的少年,欲言又止。最后她还是开口说道:“你打不过张新杰的。那个牧师的实力绝对在你我之上。”

     边说着,陈果开始在身上翻找着什么,半刻找出一张破旧的地图,指着上面一个地名给乔一帆看。

   “喏……走吧,我们还得赶快去这个墓地找叶修呢。”陈果抱怨道,“每次都要这么麻烦。”

     乔一帆上一刻决绝的眼神立马变成了茫然:“……啊?”

   “唉对,叶修还没跟你说过吧。”陈果喊着乔一帆跑起来,“叶修他这和别的亡灵有点不一样,这个一时和你也说不清楚……只要他曾经的墓地没被毁,他每次受了致命伤就会躺回到墓地里沉睡,过一会就能满血复活了。”

     乔一帆睁大了眼睛消化着这个惊人的消息,半晌回味:“……所以,刚才那个牧师其实?”

   “啊,肯定是叶修知道自己受重伤麻烦,最好的逃脱方法还是回去睡觉,就提前找人约好了吧,”陈果习以为常地说,“毕竟最方便的还是牧师的十字架。”

     当到达目的地看到叶修已经从沉睡中醒来并毫发无损地朝他们挥手的时候,乔一帆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世界的牧师和亡灵,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变成这种关系啊?

   “当然不是所有。”叶修瞥了眼疑问都写在脸上的小鬼剑士,“只有新杰那么好用啊。”

 

 

10.一直都是骗局

     最开始,在荣耀爱好者的想象里,叶修和韩文清的关系应该是势同水火的。不说网游里无数次打打杀杀的纷争,就看联盟开始后霸图和嘉世的对立关系,没人会觉得这两个队长私下会勾肩搭背而不是拳打脚踢。

     霸图粉丝们想象这两个人私下的见面,个个恨不得化身黄少天,代替自家队长朝嘉世某人大喊PKPKPK,然后嘉世那个从不露脸肯定是战五渣的某人就会被一拳KO。

     那时嘉世粉们因为战队几个冠军在手,也同样很有底气。所以对霸图粉们的幻想,他们总是嗤之以鼻。什么?一拳KO?想的美,韩文清还没接近,我们斗神就能用冠军砸死他了。

     然后不意外的就是两方的大撕特撕。

     到了后来的兴欣粉,画风就比较清奇。他们秉持着君莫笑的优良传统对此犹然笑之:和霸图有仇的不是嘉世吗,和我们兴欣有什么关系?我们叶神还帮着把嘉世打出挑战赛了,那两人肯定是哥俩好啊。

     而这一切的争吵纷争,连带对两人究竟如何关系的猜测,最终终止于一个霸图女粉的发现。某天这个坐标Q市的霸图女粉哭唧唧地发了一条微博,大致内容是:今天碰到了韩老大(粉丝昵称),泣不成声.jpg

     霸图兄弟们纷纷回复留言询问:怎么了怎么了,这不是好事吗?妹纸不是被韩队的威严吓到了吧?

     女粉po上了几张临时手机拍照。虽然拍的离目标人物离得有点远,,但是还是可以大致辨认出谁是谁来。作为霸图粉自然第一个认出的是他们韩队宽阔的背影,然后视线顺着往旁边移,顿时大事不好:嗯?这个斗胆和韩队勾肩搭背、有张还牵上手了,十分亲密的人是谁?

     然后就看到了那人的脸。

     霸图粉,好汉子,粗中有细,最能认两个人,一个自家队长,一个嘉世那谁谁。他们声称,就算叶秋现在叫叶修的化成灰也认得出来。然而他们现在并不是很想点亮这个技能。

     哦。

     这个叼根烟的嘲讽脸。

     绝逼不是那谁谁。

 

     今天的霸图好汉子,难得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给女粉配图的话点了赞。

     女粉:感觉被欺骗。一直都是骗局,都是套路嘤嘤嘤……

 

 

11.抱歉,我不认识你

     叶修站在湖边,静静地看着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下午两三点,太阳正好,天地间满目是光明。而叶修此刻的心情,却不能算得上美好。

     他前一晚还躺在苏黎世的酒店里心满意足地入眠,梦里还享受着登临绝顶的荣耀,第二天一睁眼却躺在一个狭小的起居室,起身推开门见着是一个简陋的出租屋。

     他在这间屋子东翻西找,最后确定了自己的情况。

     难以置信的,叶修穿越了。在这里,他成了一个孤身一人的、同样姓叶名修的普通小职员。

     怀着复杂的心情出来散步,叶修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游走。十五六岁的时候叶修也看过几本穿越小说,主角穿越无一例外是要有些在原来世界难以达到的成就的。而叶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他心愿已成,正是尘埃落定该回家休息的时间,可没什么妄想的精力了。

     好在叶修向来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他待在这虽然不怎么习惯,但也顺应接受了。今天幸运的是周末,叶修不用上班,刚好先出来适应适应。

     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轻缓地响在了叶修身后。叶修微微偏头,本是不经意的一瞥,却不由得因为余光所见之人而睁大了眼。一个熟悉的身影背着画架才经过自己。他脸上淡淡的笑意,大概此刻起就成了叶修最难忘怀的东西。

   “……喻文州!”未经思索的,叶修叫出了这个名字。那个走在几步远的身影听到呼喊停顿下来。背着画架的男子转过身,有些疑惑地望着叶修。他阳光下的眸光深沉,看着叶修的视线从惊愕进而转变为探究。

   “不好意思,”喻文州抱歉地笑着,“请问您是……?”

     叶修正打算向前迈出的脚步停在了原地。叶修仔细地观察着面前的人,半晌得出一个结论:这不是他认识的喻文州。

     兜兜转转,世界给他开了一个大玩笑。叶修方才还以为是“他乡遇故知”,却最终发现不过是“萍水相逢”。他会不会是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来了次阴差阳错的交换?叶修内心自漫无边际地想。

     最后叶修只是摇了摇头,也回了个笑容:“抱歉,认错人了。”

     喻文州不置可否,向他点了点头,便离开了。叶修站在原地,看着喻文州在不远处落座,打开画架,摆好了画具,静坐在了湖边。他认真地凝视着湖景,眼神专注,一如叶修曾在国家队看到他训练时的样子。

     叶修不由得想起喻文州会画画的传闻。不会在这里喻文州真成了画家吧?叶修猜测着,没忍住还是站到了喻文州身后。叶修不懂画画,只是看着喻文州落笔的手。一样白净的手,只是如今这只手握着画笔,而当时是握着鼠标。

     喻文州分毫没受到叶修的视线干扰,唯嘴角下意识染上一份笑意。在他细腻的笔触下,一副风景画慢慢地呈现在画纸上。

     微风吹过两人的发,吹过了画纸上沙沙的声音,吹过了树叶哗哗的声音。

 

     不知不觉中,叶修就这样陪着喻文州在这湖边待了一下午。等喻文州大功告成,叶修蓦然发觉般动了动腿脚,酸涩的感觉爬了上来。

     喻文州收拾好着画具,抬头望向了叶修,眼睛里是傍晚淡蓝的天和柔红的霞:“真是感谢你的陪伴,我能冒昧问一下名字吗?”

   “叶修。”叶修说着,眼前的场景慢慢发散到第四赛季。那时打完比赛他刚打算偷偷溜走,就被通道尽头的人堵了个正着。

     还算青涩的喻文州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眼里是头顶柔和的莹莹灯光。他伸手了一只手,笑得很开心。

   “感谢你的表现,我经历了一场很愉快的战斗。久闻了,叶秋前辈。”他说,声音像细长和缓的流水。

   “叶修……真可惜,手上挺脏,不能和你握下手。”湖边的眼前人遗憾地说。

     叶修一怔。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

   “不介意的话,能陪我走段路吗?”喻文州站起身,递出了邀请。叶修首肯之后,两人便一同走出了公园。

   “叶修,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也许……我们曾经见过吗?”喻文州首先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自然地询问。

     叶修摸了摸空荡荡的裤口袋,笑了:“我们没见过。”

     我曾见过的,那不是你。

 “这样啊。”喻文州声音如常,好像早就预见到这个答案。

     喻文州接着说,放下了一个重磅炸弹:“虽然说着挺可笑,但是当你站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这个场景,或者这样类似的相处模式,我仿佛是经历过的。”

     叶修还没来得及吃惊,便见喻文州转头看向了自己。这个时候,他背着阳光,而他此刻的眼中,没有了天空、晚霞和阳光,只剩下叶修的身影。

   “不过,叶修,如果从现在开始认识你,好像也不算晚。”

     叶修回望了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人许久,终是展开了笑颜:“是啊,我也高兴认识你,喻文州。”

     真正拥有的,从不会失去。即使遗忘,也会留下一颗种子。而在某一刻,它便会重新发芽,长出新盛开的花蕾。于是花香依旧,故人如常。

————————————————————————————

写完只想说,

好烦啊,我写的好烂啊,

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qwq

最后那一题自己都要看不下去了_(:з」∠)_

可是还是恬不知耻地求回复

评论(11)
热度(48)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