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万千昼夜】爱情魔法

小连翘:指导、魔法

15:00  @腹黑の渣渣酱 

17:00   @蘑法师  

修修生日快乐啦,周叶不离爱你们哦~

以下正文

——————————————————————————————


周泽楷醒来时瞥见了阳光下的花朵。

 

他猛地清醒,把被枕头压了一半的花小心翼翼地捧出来。金黄的花朵像是颗走错了时间的小星星,一个白天的梦。

 

把花交给周泽楷的爱神前辈说,小连翘是施洗者约翰之花,带着它,你就能找到那位将在东方指导你的前辈。

 

周泽楷眼前落下了昨晚的梦境。他笑了笑,拿着小花准备踏上旅程。

 

梦境里模糊不清的脸和爱神前辈的话语一同在微风中吹散。爱神前辈说——

 

也许你不会对它的另外一种花语感兴趣,很遗憾地,那么就不要把它放在枕下——

 

 

叶修在熹光中醒来。

 

铜炉里还焚着香,一层静雅的雾。

 

叶修一脸平静地坐起来,从木枕下取出一朵花。黄花朵早已被压平,看着就像张薄纸花。

 

叶修露出微妙的眼神,看了看,把花揣进了裤口袋。

 

他下床,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趿拉着鞋走出房间。

 

“什么能梦见未来丈夫的脸,真是阎王爷贴告示——

 

“鬼话连篇。”

 

 

叶修提溜着俩小木凳到方明华的月老庙时,时候尚早,天气正好。

 

叶修熟门熟路地直奔挂满红线的老树底下,轻轻落落把小凳一放,悠悠闲闲地坐上去。早晨的阳光透过枝叶打下几道光线,还没开始变得炙热,落在身上正舒服。

 

没过一会,月老庙中间殿堂的门被推开了,方明华打门里一出来,见到叶修眼神一亮,笑着就迎上来了。

 

叶修隔远打量方明华的打扮,一身月老服的长袖长袍,倒是许久没见过了。前几年方明华被东方月老们这边给送到西方去做外交,当了几年爱神。上次叶修见他时方明华还穿着十分清凉的罗马式服装。

 

“叶神唉,”方明华上前来,“麻烦你今天过来了。”

 

“坐吧,”叶修朝另张木凳努努嘴,“多大的事,正好看看你回来当月老怎么样。”

 

方明华摆摆手:“不了不了,我这儿……有点急着走,就跟叶神您交代下。爱神那边派来见习的后辈今天就到,就是让我带着指导一阵子,现在就请叶神帮我个忙了……”

 

“我来都来了。”叶修说,“不过我也只是个算命的,不算在你们正统体系里,效果如何我可不保证。”

 

“这都没关系,”方明华道,“那后辈我知道,悟性挺高的。再说了,叶神您这姻缘算的堪比天命,我们无论是爱神还是月老都自愧不如啊。”

 

叶修一笑:“行了行了,夸上天了。方明华你去吧,你这既当过爱神又是月老的,追不回老婆可就让人发笑了。”

 

方明华被点出困迫,便向叶修直言声谢,转头就走了。叶修一手撑着脑袋,有趣地望着方明华匆匆模样眨眼不见。

 

要说起来,方明华这被派到西边去当爱神,本来还要过些年月才回来的。可方明华他家夫人,是东方这边土生土长的小神仙,正好在方明华被派到西边去的前一年去闭关了。任务不好拒绝,方明华也无可奈何,就一直没法给自家夫人告知一番。方夫人前一阵子才出来,一察觉,才知道方明华跑去西边当爱神了。

 

此处一小插曲是,方夫人生得貌美,曾经被一西方的爱神穷追过,恶心了许久。这下看自家丈夫去当爱神了,当即气得躲走了。老婆都要丢了,方明华自然赶了回来追老婆,至于明面上说的就是任期提前满了。

 

而叶修是如何知晓这个中曲折的,那自然是方明华还来找叶修算过一卦,问自己能不能尽早追回老婆。

 

叶修此人,但凡是和爱情姻缘沾点边的牛鬼蛇神,甚至大半的非凡人圈子,都晓得这位的鼎鼎大名。一介凡体肉身的算命先生,没甚么许多灵力,却十算十准。叶修只算姻缘,有人传言叶修的卦比什么月老爱神安排牵线的还准。

 

只是么,凡事都是有代价的。

 

话说回来,叶修独自一人在方明华的月老庙里,吹着小微风,等那位见习小爱神后辈来。方明华月老位才回归,他这一尊小月老庙还没恢复人气,基本没人来,正好省得叶修认错人。

 

闲的无事,叶修随手拣了根小树枝,虚虚在地面划现在时辰的吉凶方位。哗啦一阵风过,老树上掉下几片叶子,叶修伸手接住一片。还是片绿油油的崭新叶子,却这么早念着回归土壤了。

 

“走的是喜神方位,随便一看是落叶归根,追老婆这下不用愁了。”闲着也是闲着,叶修这是转着叶片片又给方明华算了算。转头扔掉叶子,摸进裤口袋,摸到一瓣柔软感。叶修顿了顿,摸出了那朵嫩黄的小花朵。

 

 

周泽楷踏进月老庙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副场景:一个男人坐在树下,手里拿着指导者的连翘花朵。

 

身为一名见习爱神,周泽楷的听力比一般人好一些,在门外也正打巧听见男人的自言自语。

 

“走的是喜神方位,随便一看是落叶归根,追老婆这下不用愁了。”

 

周泽楷来之前便听说了。他要来东方找的这位前辈,曾经是位月老,后来当爱神,为了追回生他气的老婆又回东方了。先看见圣约翰的连翘花,又听闻这几句言语,想必眼前的就是那位前辈了。

 

周泽楷眨眨眼,对前辈嘴中说的内容涌上一点好奇。一直听闻东方月老们的手法同西方爱神不同,就是这样的吗?

 

那男人听见了周泽楷进门的响动,抬头向他望过来。周泽楷站在原地犹豫了会,捏了捏手指,走上前去问礼:“前辈。”

 

那男人便笑开了,把小黄花往裤口袋一拢,朝他说道:“你是……小周吧?你前辈把名字告诉我了,我代他带带你。”

 

是那位前辈了。周泽楷这下子确信无疑,朝男人抿嘴一笑:“多谢前辈。”

 

男人摆摆手:“前辈还真算不上,不过是你前辈交代了我一声。你就跟着我看看就行。”

 

周泽楷一愣。算不上前辈……是说现在回东方当月老,算不上是爱神前辈了么?周泽楷想着。这位方前辈真谦虚,同西方许多骄傲的神不一样,看起来很温和。

 

想到这里,周泽楷嗯了一声,权作应答。他倒是觉得爱神和月老,本质上没什么区别,职能上掌的都是爱情,或者说东方说的姻缘。更不用说这位前辈看着很好,周泽楷反而越发觉得要用心聆听指导了。

 

男人还坐在他的小木凳上,手摸着下巴,似乎思考起什么。周泽楷安静地站在旁边,默默地等着前辈安排。

 

男人从思索中回神,看了他一眼,又很友好地笑了笑。“好了,”前辈站起身,顺手提溜起两个小木凳,“那现在跟我走吧。”

 

周泽楷点点头,主动伸出手:“前辈,凳子我拿吧。”

 

男人顿了一下。“你也太客气了吧。放轻松,我不会摆什么前辈架子。”说完看周泽楷伸在空气中显得有些尴尬的手,“不过凳子还是分你一个,到时候可以坐。”男人把一个凳子塞到周泽楷手里。

 

周泽楷接住小木凳拿在手里,沉和的木头色彩看着很让人安心。这一几是前辈没坐过的,跟着前辈在树荫底下晒了许久太阳,也有些暖绵绵的温度。

 

前辈人真好。周泽楷再一次想着。

 

 

叶修带着周泽楷往街上走,心想这后辈真是乖巧。刚一打照面,看着人高高俊俊的,不说话的时候像个走寡言酷风格的小帅哥。结果一接触两三下,顿觉这小见习爱神其实是个腼腆的草食系,和叶修想象中风骚的纯西方式爱神很不同。

 

这一下叶修就开始琢磨怎么给人做指导。毕竟他只是个搞算命的,算是看姻缘的,不是什么掌控姻缘之类的。虽然叶修打过交道的相关神神鬼鬼不少,许多东西也差不多摸清了,可真上阵给人算姻缘,叶修还是只用自己那套才觉得有保障。

 

思来想去,叶修还是打算给人后辈带去看看自己算命。虽然大家搞的方式不同,其实结果也有本质区别,但毕竟看的东西还是一样的真东西,就是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姻缘或者说爱情。

 

让小周看看人实际的姻缘脉络,剩下怎么执掌就看他自己领悟了。于是叶修就提着板凳麻溜地带着周泽楷上街摆摊去了。

 

此处不妨给天外看客们插讲一句,这世界与我们那比较科学的世界有一点儿差别,大众知晓神神鬼鬼的真实存在,也默认跟鬼神们和谐相处。而道士、算命先生之类,在这世界也多半是手里真有货,于是像叶修这种有名的大师在街上摆摊,还是有生意的。

 

至于叶修这随手往街头空处一坐,半个招牌没有,连个横桌都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街边休憩的,是如何有人知道这是叶修生意的——

 

过了十几分钟,两人就这么坐路边,鉴于两位的颜值还不时吸引过路人的注意,叶修已经感到周泽楷默默投到自己脸上的目光,不用看也知道那充满了疑惑,只是沉默的小见习爱神不善于直白地表达。

 

终于在这时,一个才走到这街头的年轻男子在随意的目光中发现了路边的两人。年轻男子一见到叶修——眼神就亮了起来。

 

“叶神——”只见年轻男子以常人不能及的暴风速度冲过来,并配以清儿亮且荡儿长的呼喊,只是神奇地居然没什么人关注他,好像年轻男人施了什么小技法。

 

眨眼冲到叶修面前,年轻男人左右望望,还看了眼叶修旁后的周泽楷,喜悦道:“今天真巧,看来我是第一个客人了,还有叶神您这是收徒了?”

 

是的,就是这样的随缘收客心法。认识的人自然认识,并且很快就会一传十十传百——年轻男人说完就掏出手机开始发朋友圈传消息了。

 

“没呢,帮着带小爱神。爱神了解一下,人一金箭更比我十卦强。”叶修看了看,本来每次叶修提溜两个木凳去摆摊正好自己一个客人一个,现在给了周泽楷一个,便接着对年轻男子说,“你自个变个凳坐吧。”

 

年轻男子也没啥意见地就朝屁股底下一挥,凭空摸出个小木凳坐下了,又看了眼周泽楷还是把眼神转回来:“金箭还是不用了吧,我都跟我女神好上了。叶神牛批啊,爱神都让您带了。”

 

叶修一笑:“你好上了还找我算什么卦?算婚期黄道吉日难不成?”

 

年轻男子那是满脸荣光:“谢叶神这口奶。其实是我胞妹愁着找男朋友呢,叶神能通过我帮着算算不?”

 

 

周泽楷坐在前辈旁边的小木凳上,有点情不自禁地保持小朋友的乖乖造型——两手臂搭在膝盖上,背挺得僵直。

 

主要是我们的周小见习爱神没见过这样的模式,有点茫然无措,没想到东方的前辈们是这么玩儿姻缘的。

 

首先要给结姻缘的目标居然是……随便在大街上等的。

 

并且一来就不是个普通人……还是跨过这位给他家人牵线的?

 

在周泽楷学过得爱神理论课中,现在爱神已经不能像当年的丘比特大大厄洛斯大佬那么随性射箭,是爱神们提前拿到一批名单,经过一段观察选出合适的对象,然后再“piu”地两根金箭射过去;偶尔出意外凑错了人再“piu”地射铅箭解决一下。

 

周泽楷仔细地注视前辈,只听前辈问了那胞妹的情况,比如东方特色的生辰八字,再随意捡了地上几块小石子,手指翻动间抛一抛,便给人报了数:“你这根本不用找我算啊。按你胞妹这怀春仙女的现状,不出一个月,不是她找男朋友,就是男朋友找她。”

 

年轻男子摸摸头:“说的也是。不过听了叶神的卦,她肯定更有谱嘛。”

 

“是找男友更有动力吧。”前辈说。

 

周泽楷在旁边看着,越来越震惊。爱神们给名单上的人看对象是怎么看的?他们其实能看到类似于月老红线的东西,叫爱情线。每人身上都牵有爱情线,可能一根或几根,连上遥远的可能对象。

 

顺着找到目标最牢固最闪耀的爱情线连着的人,通常就是最有可能的那位对象。

 

而周泽楷就发现,前辈说着那位胞妹能找到男友时,一条爱情线就从前辈身上新鲜出炉了,连向遥远的人。

 

周泽楷下一秒再凝神看看前辈身上,就更加石化了。

 

他一注目过去,便见到前辈身上连着无数条爱情线,伸向无数的方向,无尽的远方。并且神奇地就在周泽楷看过去时,除了才连上的那条,又正好消失了一条,闪耀的爱情红光慢慢淡了下去,归于空气。

 

虽然让人难以置信,可爱情线是爱神们的掌控爱情的根基,是不会骗人的;即使到了东方,就算说是姻缘线,是红线,也不该有错。

 

而且呢,一般爱神们看到的爱情线,那自然是一条不分岔的线连着一对爱侣,可前辈这身上的……似乎望过去都是分岔的,现编个说法就是“三人行必有人头上绿”。

 

周泽楷又想到听闻:这位前辈,是回东方来追生他气的老婆的……

 

为什么、会生气呢?

 

周泽楷看着前辈同人谈笑风生,好不多情。年轻男子临走前,还郑重地从怀里掏出个小盒子递给前辈,前辈一点儿也不犹豫地收下了。

 

帮人牵线,还收礼物?

 

周泽楷觉得,前辈给他的第一印象似乎拐了个弯,开始向岔路狂奔,并且一路哐当哐当地崩塌。

 

 

送走了这位年轻的男客人,叶修一回头就看见周泽楷呆呆地望着他,脸上把嘴里不善表达的都写出来了,只是看着有点不对,叫做“前辈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叶修不懂了,这见习小爱神到底在旁边观摩学习了个啥?

 

他尝试和小帅哥沟通一下:“怎么了?”

 

小帅哥望着他,望着他,欲言又止,欲言又止。最后摇了摇头。

 

叶修最拿这种不声不吭的单纯乖巧小朋友没办法,一看人把什么问题都憋心里,就觉得自己不知道在哪让人受了天大的委屈。

 

“小周,”叶修说,“你没有什么问的?”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才开口:“前辈……不是有老婆……”

 

叶修惊了:“方明华怎么跟你形容我的?”叶大师算姻缘多年,似乎早已看透天地间一切姻缘法则,仿佛精通一切爱情法,但是,是单身。

 

但凡有可人爱的看客记得叶大师从枕下拿出花的场景,便能在这里知晓原因。叶大师一代公认姻缘神算,偏偏自个像是个绝缘体,这自打在这世界上呱呱坠地,还没碰上一丝一缕的桃花瓣。

 

许多小说里那些算尽天机的选手们都把自己也算得通透,叶修不例外。他未尝没有算过自己的姻缘,然而就像一颗水滴进了汪洋大海,踪迹消失得无影无踪,没半点着落。

 

同叶修熟识的妹子是个西方巫家血脉的,给叶修占过塔罗、看过水晶球,也是一片混沌。妹子的兄长一脸严肃实则忍笑不行说叶修姻缘必定非常人,近来赠了叶修朵小连翘花儿,说这花朵有魔法,放枕头底下能梦见未来丈夫的脸。哎,非常人的姻缘,想必得从性别取向非一般起。

 

叶修昨晚还真梦了,只是梦里那人身形模糊,同混沌也没多少差别。但是叶大师觉得这花骨朵是因为声称看未来丈夫的脸,所以才只能给叶修梦境里造出个模糊的男性身形。

 

不过梦虽梦,叶修这单身现状,还是不会因为一个梦变成“有车有房,妻儿成祥”的。周小爱神这话音落下,实在石破天惊了。

 

 

周泽楷这下真愣住了,一眨不眨地盯着前辈。前辈的脸庞上的惊讶真实不似作伪。

 

方明华?这不是方前辈自己的名字吗?周泽楷终于明白了自己之前隐约感觉的别扭在何处。那客人叫前辈“夜神”或“叶神”这样的读音。

 

他方才得到的结论荒诞之极,可爱情线也不会骗人。这么会呢,问题终于一个接一个浮上水来。

 

这位前辈没有伴侣。

 

这位前辈……不是方前辈。

 

前辈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从怀里拿出自己那朵小连翘,问道:“前辈不是……方明华前辈?”

 

前辈看了眼他,又看了眼他手里的小连翘,眨了一下眼睛,眨了两下眼睛,喉咙口蹦出来一声轻笑,接着便忍不住笑得捂着嘴巴头低下去了,背一颤一颤的。

 

周泽楷此刻只觉得自己脸皮已经烧得通红,欲与太阳争辉。

 

这乌龙可闹大了。

 

“原来你方前辈没给你交代啊?”前辈抬起头来,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点滴儿泪花,“你家方前辈的确急着追老婆去了,才托我带带你。我既不是爱神也不是月老,不过是个算命的,只算姻缘罢了。”

 

“我叫叶修。”前辈说。

 

“叶修,前辈。”周泽楷艰难地克服尴尬,从嘴皮里挤出称呼。他尝试在脑海里把遇到叶修的来龙去脉再理了一遍。“算命的”,叶修是这么称呼自己的,周泽楷也知道东方有这么一种人。可与周泽楷所知的“算命的”或者“神棍”相比,叶修不太一样。

 

一般那些能口出神言的,往往形象严肃,或营造出一种缥缈仙气,讲预言断命时往往阵仗摆的也很正式。就算东方街头摆摊的算命先生,那不起码有一展招旗,一方横桌吗。

 

可叶修每每看着都随性极了,但似乎就在他那些简单的举动里,堪比神明的力量就这么流动起来了。

 

周泽楷现在再仔细地看叶修,才发现叶修的确只是人,而不是什么神。叶修很厉害。

 

而刚接触时,什么都没察觉,是怎么一眼认成方前辈的……周泽楷想了想自己听到的话,现在看……多半是讲方前辈的。而叶修手里的花朵……

 

周泽楷转眼望去,正好看见叶修也摸出那朵小黄花。虽然现在难为情的周泽楷可觉得这花一点儿也不美,根本就不像启明的小星星。

 

“哦对,”叶修说,“你们约好拿这花对暗号的?”

 

周泽楷赶紧点点头:“小连翘,施洗者约翰之花,花语是指导。”

 

叶修若有所思,把玩了小花朵两三下,随意问道:“没有别的特殊了?比如什么,魔法之类的?”

 

周泽楷脑海里闪过什么,可他还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哦,我说呢,”叶修把小花朵收起来,“有人同我说把这花放枕头底下能梦见些好事,果然是开我的玩笑。”

 

周泽楷抿嘴笑笑:“真巧,我昨晚也不小心、把花压枕头下了。”

 

叶修本来低垂的眼神飞也似地转到周泽楷脸上,停留了两三秒,不置可否:“是吗。”

 

“叶神好!”一二声子打断了两人聊天。周泽楷一转头,看见两姑娘站在他们面前,都笑得很甜很开心。“叶神每次摆摊都不发个微博什么的,太难碰上了。还是梦里见得快,什么都有。”一姑娘笑说。

 

大概经年轻男子的朋友圈流转,终于又有客人找上门来了。

 

周叶两人解除误会的聊天刚好结束,叶大师的算命摊子再度开张。

 

周泽楷这会便认真地看起叶修算卦来。他现在想弄清楚叶修身上那些同客人的姻缘连在一起的爱情线是怎么一回事。

 

 

自那两个姑娘来之后,客人便一水儿多了起来。有非凡人的,也有普通人,比如在街边看见叶修这边的稀奇场景了,问了人晓得叶修大名的,便过来求个姻缘福气了。

 

直到日近上三竿,叶修见后面还排起了队,便知乎后面的到此为止,这长队的算完就停,那些还告知亲戚朋友的可以歇歇了。

 

把算姻缘整的像大夫给人看病似的,叶大师这也是少数了。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叶修颇觉口干舌燥,正松口气,便见一杯温粥汤递到眼前。

 

叶修转头一看,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溜走去小摊上买了两杯口饮的回来。

 

“谢了小周。”叶修欣慰接过,觉得这小爱神后辈真是称心极了,就该如许多客人问的那样,是他徒弟该多好。

 

叶修悠悠闲闲坐在小木凳上把粥喝完了,日头晒的也跟在树荫底下一样从容。转头站起来把塑料杯子扔进垃圾桶,叶修伸了个懒腰,提溜起木凳:“收摊了收摊了,我们去混饱中午的肚子。”

 

周泽楷跟在后面,一手抱着没喝完的粥咬着吸管吸吸吸,一手溜着木凳,正是一副“前辈去哪我去哪”的模样。

 

看着西方的小爱神喝这种凡人小玩意,叶修还觉得挺见趣的。他说道:“你尝过东方菜没?我带你去尝尝。”

 

见习小爱神眼神亮亮的答好。

 

叶修就一路把人领到熟人的东方菜馆,打一接近就看见妹子已经站在门口了。

 

“嗨叶修!”妹子老远同他招手。

 

叶修朝她挥挥手,走近道:“你今天不是跟楚云秀出去玩吗?”

 

“云秀今天上午临时有事,我就回来啦,下午再去。”妹子笑笑,眼珠子机灵灵转到叶修身后,“这位,是方明华托你带的爱神后辈嘛?”

 

叶修点头,把周泽楷推到跟前介绍:“叫周泽楷,不出五年这爱神当得绝对甩方明华三条街。”又同周泽楷介绍:“这是我朋友的妹妹,叫苏沐橙。这菜馆就是她哥开的。”

 

两帅哥美女相互道过好,三人进了菜馆。正值饭点,里面人几乎坐满了,空气里遍处饭菜飘香。

 

 

周泽楷直接被叶修和苏沐橙熟门熟路地领到厨房里。服务生似乎相熟的,直接给开了门。

 

刚一进去,周泽楷就觉得自己走错了片场。

 

厨房里跟外面的餐厅风格起码相差了十八个世纪,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机器闪着智能的红光,有条不紊地替代一般厨房的厨子们做出美味的菜肴。

 

周泽楷随眼看去,这些机器都是魔法操纵的。

 

这一水金属人儿中,只有厨房最尽头还算站了个活人,穿着厨师装扮,慢悠悠地在小砧板上切菜。

 

“哟,今天没在你那大锅里搅黑暗料理呢?”周泽楷听见叶修同人打趣。

 

那人抬头扫了他们一眼:“毕竟怕把方明华后辈给吃出问题啊,得罪了月老跟爱神,那你的姻缘不是更加凉凉。”

 

叶修呵了一声:“你还好意思说。人爱神都说不知道小连翘有那么种魔法,你别是自己编的吧。”

 

这下那人惊异地把头转过来了,目光盯着周泽楷:“谁说没有的?咦,你是爱神你不知道么?”

 

周泽楷突然成了焦点,有点不适从。小连翘还有什么魔法么?他隐约记起来这之前一位爱神前辈同他提过,可具体是什么,周泽楷半点印象也没有。他摇了摇头。

 

“苏沐秋你就吓着人小周吧,谁知道你捣鼓出来的小偏门。”

 

苏沐秋反倒陷入了沉思,然后猛地一拍手掌:“对!还可以这样!叶修你试试让他给你的小连翘祝福一下,爱神法力加上小连翘魔法——”

 

“停停停,”叶修说,“今天是来吃饭的,你这黑心老板别拖时间了,赶紧做你的菜去,这问题以后再说。”

 

于是全程摸不着头脑的周泽楷就被叶修带着同苏沐橙妹子钻到厨房后面的私人小房间等饭菜吃了。

 

 

叶修在房间里甫一坐下,把小木凳扔一边,便看到周泽楷还站在他面前发呆,眼神直愣愣地望着他。

 

叶修歪了歪头,隔空朝周泽楷弹了个指:“怎么了?”

 

小爱神这才回神,唰地一下坐下来,手里木凳放在地上发出一声重响。

 

苏沐橙也坐在叶修旁边,托着腮问叶修:“你昨晚把小连翘放在枕头底下了吗?”

 

叶修咳嗽了一声。

 

苏沐橙笑笑:“哇,有梦到未来丈夫的脸了吗?”

 

叶修说:“第一,没有。第二,怎么就未来丈夫了?你哥这描述有问题。”

 

苏沐橙眼睛弯弯的,饶有兴致地打量叶修。她还想说什么,但周泽楷突然插了话进来。

 

“小连翘……”周泽楷说,“能梦见什么?”

 

苏沐橙便转过去同周泽楷解释:“据说把小连翘放在枕头底下,就能梦见未来丈夫的脸啊。”

 

周泽楷沉默了会,点了点头。

 

叶修见周泽楷脸上表情,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什么。

 

苏沐橙又找叶修聊起别的事儿来,话题便带了过去。等了好会小房间的门终于被敲了敲,苏沐秋领着他自己捣鼓的机器人端着饭菜来了。

 

等到这顿饭吃完,苏沐橙出去玩了,苏沐秋继续看着餐馆,叶修便继续带着周泽楷出去。

 

出了餐馆,叶修停下转过了头。周泽楷明显心不在焉跟在他后面,临着快撞到叶修才猛地停下来。

 

叶修打量周小爱神,这会儿话也不说脸上表情也淡淡的,真是走冰山系帅哥路线了。

 

“你说你昨晚也把花放枕下了,是梦到了谁么?”这是叶修想到的唯一解释。

 

周泽楷看着叶修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模糊的人影。”

 

“正巧,我也是。”叶修说。这下叶修反而更不信苏沐秋这所谓的小连翘魔法了,这大家都梦不到,难道bug出一对的吗。可这下问题又来了,周泽楷这还在困扰什么?

 

周泽楷的眼神抬到叶修面上来。这位小帅哥大概出于生性腼腆,总习惯把视线下移,这会儿认真地凝视叶修的眼睛,倒让叶修有些不习惯。

 

“叶修前辈,”周泽楷问道,“你的姻缘……有什么问题吗?”

 

叶修把目光看回去,周泽楷的眼睛像是纯粹的黑曜石。

 

原来小爱神的困惑在这儿,这么乖该是自己的徒弟多好。叶修一笑:“也没多大问题,就是没有罢了。我给自己算过,算不到。”

 

周泽楷说:“我看了前辈的爱情线。”

 

叶修挑了挑眉:“哦,是什么样的?”他倒是知道爱神这么个技能,不过相熟的爱神估计都没谁在他身上看过。毕竟嘛,一介姻缘大师,谁能想到他本人找不到姻缘呢?

 

“很多。”周泽楷说,“是客人们的。他们的线上,连了一道分岔到前辈这。”

 

“哟,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有多风流呢。”叶修笑开了。

 

周泽楷又烧红了脸。叶修看周泽楷这难为情的样子就想起先前周泽楷误会他是方明华时的眼神。那时小爱神就是看到这么多爱情线给看懵了吧?

 

他俩站在街上,头顶正火辣的太阳,实在不太适合聊天。叶修左右望望,想起这附近有个小湖,便对周泽楷说:“跟我走,找个乘凉的地方。”

 

叶修记得湖边有个亭子,没过多久就找到了。两人一路来到亭子里,时候选得正好,里面没人。

 

有亭子里的坐处就不用坐小木凳了,周泽楷跟在后面自觉地把木凳放下:“下午在这摆摊?”

 

隔绝了热燥的太阳,还有丝微的凉风,湖面波光粼粼,乍是看得人赏心悦目。

 

于是叶修把目光收回来,对周泽楷说:“下午不摆摊了。”

 

“说是指导你,总觉得你跟着我看也学不到什么。”叶修说,“不如你来找找我的爱情线吧。”

 

周泽楷愣了愣,找到了重点:“前辈自己的?”

 

“对。”叶修说,“你觉得我给人算姻缘,同爱神与月老掌控姻缘的区别是是什么?”

 

“爱神与月老,就好像台上的魔术师,把你这位观众请上来,眨眼间把你的爱情变出来,眨眼间又把你的爱情变没了。你是被动的,你没法改变。”叶修说,

 

“我给人算姻缘,我只是观众,人是魔法师。他的姻缘变幻,其实是他自己的戏法,而我只负责说‘是的,魔术师你的爱情变出来了’‘魔术师,你的爱情变没了’。”

 

周泽楷静静地听他说。

 

“现在我自己的姻缘,我就是自己的魔术师,但是我看不见。”叶修对周泽楷说,“不过我有小周啊,小周看得见。”

 

“好。”周泽楷说。

 

 

要说叶修是如何走到算姻缘上的,不如先说说叶修曾经学算卦的经历。

 

叶修家非普通人家,小时候一位老先生来叶修家做客,一眼就相中叶修,凝凝望了许久,道,此子生来就是讨天机的料子。于是叶修答应了之后,就被送去跟着老先生学占卦。

 

 

叶修本来是跟着老先生泛泛学着的,偶尔算一两算生活里的小事儿,都颇为应验。但老先生交代叶修,没出师前不可替人算人生大事,譬如财富,譬如官道,再譬如姻缘。

 

直到有次算是叶修熟人的,一名叫郭明宇的,本是个和尚,结果对一位世间人一见钟情,挣扎许久还是难以放下,便寻着来问叶修卦,问自己若是脱离佛下座去追求人家,姻缘能不能成。

 

叶修道你找老先生算,郭明宇少年心羞不敢,寻了叶修无数回求卦。叶修没法,虽然记着老先生的告诫,还是给郭明宇算了姻缘道能成。于是郭明宇大喜,没几天便还俗,又没过几天果然成了姻缘。这事儿有人听说了,结果来求叶修算姻缘的人便越来越多。

 

老先生这下知道了,便找来叶修,看了他会叹息道,算姻缘也好。随后说了缘由。道是叶修这算卦子的天分太好,并且算什么都极可能十有应验。若是给人算财,人便能得宝;若是算官,就仕途顺坦;若算吉凶,甚至天灾可躲。

 

但先前也说了,凡事都是有代价的。算了人的气运,自己的气运就会亏减。就如叶修算人财富,自个就可能家徒四壁,类此来说,叶修同人算了姻缘,自己的姻缘便越发难觅。但总的来说,比如其他来说,姻缘倒是不坏的选择。

 

于是呢,叶修就成了个替人算姻缘无数,可自己没什么红鸾星动的算命大师。

 

你若说叫叶修不要再给人算卦,他大概不会停下。缘是有能力满人姻缘,牵成一对对有情人,这是多好的事啊;可若说叶修自己的姻缘嘛,在确定自己真是天上孤星一颗之前,他也是不会放弃的。毕竟他是个算姻缘的,不是掌姻缘的,他不信命定,也不会轻易顺从命定嘛。

 

 

周泽楷听到叶修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正在查看叶修身上最后一条牵连的爱情线。

 

他一边听着,一边有些沉默地仔细看了看这条线。所有的爱情线都看过了,没有一条是让人惊喜的,是仅仅只连向一个可能在遥远地方等待邂逅的人。更何况叶修前辈的想法是根本不打算知道那是谁,只想着到底是有一个人的,然后自然会去遇见的。

 

可就像叶修才说完的故事一样,他的姻缘全都在卦算中流走了,给人补贴家用了。

 

可这不应该。周泽楷绞尽脑汁想着。在爱神的理论里,除非这人本就是一颗铅心,否则总该是会有爱情线的。说来爱情线并非说连上的两人就一定会相爱并步入如何的殿堂,实际上比如一方动心,或者双方短暂的热情,都会被这么根线连上作为标记。

 

连爱神们自己,即使一般情况下自身无法看到,也都会有与他人相连的爱情线。

 

两人还坐在亭子里。今天巧地很,坐了一下午也没有别人进来乘凉过。

 

周泽楷默默地把低垂的视线换到旁边。湖光波粼,映进了漫天黄昏的斑斓色彩,可混合乱了。

 

他们俩是一条一条数算的。周泽楷顺着爱情线看到远方相连人的情况,告诉叶修后,把每一条具体对应的客人的都回忆起来了。如今与叶修身上相连的爱情线都是近来客人的,因为便像是之前周泽楷第一眼见的,更久的姻缘圆满了,就从叶修身上消失了。

 

“最后一条了?”叶修的嗓音传来,“我还记得有对近来的没说,就是今天那第一位客人的,是吧?”

 

周泽楷没说话。不远处树上鸟儿啼得响亮哀怨,无端惹得人心烦。

 

他心底里有台放映机擅自打开了,开始自动播放这一天来找叶修跟着叶修的经历。从最开始误解到后来佩服再到现在,越想心情越成了一锅大杂汤,表面最终被茫然的白气笼罩了。

 

身为一个即将成为正职的见习爱神,周泽楷突然感到有些挫败。爱情是个什么事儿呢?在这之前,在周泽楷眼中就是自己所要执掌的,是能完全握在掌心看得明白的。可遇到叶修这儿,爱情徒然有了灵性,生动起来,还能同他躲猫猫了。

 

蓦地,手指温柔热暖的触感在他头顶轻拂了拂。“没事小周。”叶修说,“姻缘这位大BOSS脾气怪着呢,无中生有、突地烟灭这样的我都见过。你现在才是个见习小爱神,斗不过实属正常;等你过些年有经验了,也能再找你来斗一斗BOSS嘛。”

 

接着一朵明艳的黄色闯进周泽楷的视野。周泽楷抬头,见叶修拿着小连翘到他眼前。

 

“姑且听某人的,小周你给这朵花施个祝福魔法呗?”

 

周泽楷嗯了声,接过花朵放在掌心,低下头虔诚地轻吻了花瓣施以爱神的祝福。

 

而就在那一瞬间,周泽楷突然在余光中见到一条崭新而牢固的爱情线连向着叶修。他猛地睁大眼,手一松,正值一阵傍晚凉风吹过,把连翘花吹飞向湖中。

 

亭子紧贴湖水,四周不过低矮的围栏。周泽楷下意识便翻过亭子跳进湖里。视线投进湖中的那一会,他眼前骤然一花,感觉水下变得迷幻了,连花朵在哪都见不清。这湖比周泽楷预料的似乎要深许多。

 

这时周泽楷便听到亭子里叶修呼喊他名字的声音,接着身边传来巨大的水花声。

 

叶修!周泽楷顾不上再找那朵小连翘花,转头伸手尝试抓住叶修。

 

他朝着视线里隐约的方向伸出手,一时间只觉得叶修模糊的身形像是出现在他梦里一般。

 

一道闪电在周泽楷脑海里霹雳炸响。

 

 

等到周泽楷好不容易拖着叶修再爬上岸,两人浑身都湿漉漉的,看着好不狼狈。

 

周泽楷沉重地打量了眼湖面。刚才的一系列事件发生的太过蹊跷,从突然掀起花朵的阵风到迷幻的湖水,都似乎透露着些异常。

 

可现在周泽楷也顾不上这些了。他尽力呼喊着叶修,这此刻闭着眼的前辈。

 

周泽楷察看一番,发现叶修并没有呛水,没有任何问题,先是松了口气。可叶修还是奇怪地没有清醒,像是睡着了。

 

周泽楷心急如焚地坐在旁边等待,时候一点点晚了下来,夜幕四合,月亮上升,属于白天的热闹下去了,少人的湖边一片静谧。周泽楷注视着叶修的脸庞。虽然两人只不过是相识一天,可熟络的速度快得惊人,这大概就是从见第一面起攒起来的好感——

 

从小连翘带来的魔法梦境中的第一面。

 

那根周泽楷自己看不见的爱情线,就这么悄声无息地把两个人相连了。

 

又过了会,在周泽楷的注视下,叶修终于睁开了眼睛。

 

仿佛睡了一觉,混了一场长梦,叶修的眼神还有些朦胧。

 

“小周。”叶修念道。

 

周泽楷一颗心终于放回了平地,静待下文。

 

“我是醒了,还是从未做过梦——

 

“为什么刚才梦里和现在,都看见的是你的脸庞呢?”

 

Fin.

 

 

小连翘:花语:指导,施洗者约翰之花;魔法,传言将小连翘放在枕下,能梦见未来丈夫的脸。

 

小剧场:请问是谁造就了如此滑稽的戏剧性结尾场面?

 

苏沐橙:嘛,我负责编剧。

楚云秀:元素法师在线吹风了解一下。

第一位客人年轻男子:我就提供一下幻术嘿嘿。

之后两位姑娘:呼噜呼噜,把梦境再招回来呀~梦里应有尽有~

苏沐秋:我技术指导!沐橙编剧就是厉害,我就提了一句爱神魔法,他俩居然走得跟剧本一模一样哈哈。

方明华:当年感激叶神替我算卦,闲来无事看了下叶神的爱情线,扒拉了半天才找清楚叶神本人的那一条。果然姻缘大师也有自己的难处啊,但是居然是跟我们一位后辈连一起的……哎,这怎么撮合比较好呢?

方夫人:假装生气一波,嗨呀~

 

完~


评论(2)
热度(83)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