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周叶】玫瑰绅士

第五人格paro

没逻辑瞎写

以下正文

——————————————————————————————



庄园里新来了一位杰克监管者。

 

杰克周先生被要求同其他的杰克先生一样,带上高高的礼帽,穿上长长的礼服,如此这般,再开始与求生者的游戏。

 

杰克周先生整理了一下他的礼服,不太流畅地。他一只手上绑着锋利修长的钢爪,一不小心就容易划破礼服。

 

顺便,礼服对周先生来说也不是套适合追逐求生者的打扮——他总是得走得慢悠悠地,得表现得优雅。即使在隐身的雾气里能快一些,可每每翻过窗户时,周先生还是感到自己的动作备受拘束。

 

不过周先生是位不擅长表达自己的人,于是他只是默默地接受了这套打扮,然后不言不语地熟悉了狩猎求生者的猎场。他总是迅捷地挥动纤长尖锐的钢爪,稳稳地抓住挂着求生者的气球,精准地将求生者扔到椅子上,硬邦邦地拉捆椅子上的铁丝,安静地看着求生者们被椅子遣回庄园。

 

杰克周先生很快成为了一名出色的杰克监管者,他的业绩遥遥领先,几无败场。他总是大获全胜,不放过任何一个企图逃跑的人。

 

在一个没有狩猎的下午,周先生同其他杰克先生坐在一起享用下午茶。其他的杰克先生娴熟地倾倒白瓷茶壶里的红茶,优雅地品尝——比起将茶杯举在正常的手中,他们更喜欢将其端在绑着钢爪的手上——这是大多数杰克监管者们的美学,危险同时优雅,毒雾中的绅士。

 

周先生伸手在茶杯上比划了一下,钢爪碰在杯沿上发出小声的清响。他把茶杯端在钢爪上一会儿,品了几口茶,便放下了。

 

一位杰克监管者看了看周先生,笑了笑:“周先生,似乎你并不太喜欢下午茶。”他意有所指。

 

周先生顿了一会,道:“我不怎么适应。”

 

“一位班恩先生同我说,他觉得你更适合做他们的伙伴。”另一位杰克先生说道,“我还从一位可怜的小求生者那听到关于你的评价,‘那个杰克从不留情,一点也不像个绅士’。”

 

周先生沉默起来。

 

“实际来说,小求生者们其实是我们的客人。”前一位杰克说着,递给周先生一柄手杖,“庄园主请我将手杖带给你,希望能给你一点帮助。”

 

周先生一言不发地收下了。

 

在下一场游戏前,周先生拿出了这柄手杖。手杖一看便是绅士的陪伴品,上面缠着精致的玫瑰。

 

周先生对着手杖发呆。他实在不明白一些事。监管者的职责,不就是抓住任何企图逃跑的求生者,一个不落地将他们送回庄园么?既然绑上了钢爪,为什么还要手下留情?

 

“你可真不像个杰克。”

 

周先生突然听到了这么一句话语。他警觉地抬起头,发现游戏尚未开始,这声音并不来着求生者们。

 

“低一低你那线条优美的脖子,我在这。”那声音继续说道。周先生低头,发觉那发声的居然是他手杖上的玫瑰。

 

“庄园主叫我给一个杰克讲讲绅士,我还意外来着。”玫瑰说,“观察你这么久,原来还真需要补补课。”

 

周先生注视着玫瑰。玫瑰的枝条纤细,连每一根刺都显得精致。玫瑰轻闲摇摆叶子的姿态,真比他绅士多了。

 

周先生开口道:“为什么?”他向玫瑰先生虚心求教。

 

玫瑰轻声一笑:“你总想着,手下留情放求生者离开是疏忽了职责是不是?”

 

周先生点点头。

 

玫瑰说:“正巧,我也这么想。”

 

杰克周先生呆呆地望着玫瑰。

 

“绅士的表现,也不一定就是要放求生者离开嘛。你看其他杰克,虽然偶尔对着最后一个求生者躬身行礼目送其离开,可之前向着求生者挥动钢爪的时候,也没有礼让过多少。”玫瑰笑道,“我也身负尖刺,可摘下我的人即使被刺扎到手,依然会说,‘啊,多么优雅可人的花朵’。”

 

听玫瑰大大方方说着称赞自己的话,周先生却忍不住露出了微笑。的确如此,周先生想。即使玫瑰说的话一点也不谦让,他也如同玫瑰话中人那般想着,“啊,多可爱优雅的一朵玫瑰”。

 

玫瑰悠悠地同他教诲:“游戏场上,你将我别在身后。我亲手指导你做个挑不出毛病的绅士。”

 

周先生说好。

 

上了游戏场,杰克周先生依然着他的礼服礼貌,迈着步子狩猎求生者。不过这次他不时下意识望向身后的玫瑰,可玫瑰却气定神闲地教他先同以往那般狩猎。

 

周先生很快抓住了一个冒失的求生者。正打算拿出气球挂上求生者时,玫瑰开口拦下了他。

 

“背后别着手杖、牵着气球可不怎么搭配。”玫瑰说,“把求生者捧在你的手里吧,就像一位绅士抱着一位公主。”

 

周先生犹豫地看了看自己的钢爪。那锋利的爪尖划破求生者脆弱脖颈的皮肤是如此容易。

 

“你可以用钢爪捧起白瓷茶杯,自然也可以捧着求生者,一样的优雅。”玫瑰说,“早就想说了,把求生者从气球上扔进华丽的椅子一点也不有礼。把他们从怀抱里放下,不更像是绅士招待客人吗?”

 

周先生便捧起求生者。他谨慎地托起求生者,发现以往拼命挣扎的求生者现在是如此安静地躺在他的钢爪之上。求生者仰望他的眼神——写满了“哇,这个杰克好绅士啊!!!”

 

原来是如此容易的一件事么?一向被求生者们指责冷酷无情的周先生第一次接收到这样的眼神。

 

找到一个椅子,周先生终于能放下手中的求生者。他赶紧把求生者放在椅子上,近乎是扔进去的,就像以往把求生者从气球上解下来扔进去一样。这动作可不太显得恭敬,周先生眼神飘忽了一瞬,结果发现求生者并没有面露什么不满。

 

玫瑰在他身后轻笑:“你看,伪装绅士是很容易的。他们对绅士总是比较宽容,即使有一点稍显残酷的小瑕疵都忽视掉了。”

 

伪装。周先生听到了这个词。他忽的发现,玫瑰似乎对优雅也并不太热衷。

 

玫瑰似乎同他心有灵犀,直接向他坦言:“绅士走个形式就可以了,胜利可不能放过。花朵和枝叶是人觉得美丽的,长在土里吸取营养的根和保护我的刺才是我自己觉得美的。”

 

玫瑰的香气萦绕上他鼻尖,周先生心情明朗地点点头,迈着步子走向下一个求生者。

 

比起其他杰克的美学,周先生果然还是更喜欢玫瑰的。或者说,他与玫瑰的想法简直如出一辙。

 

在接下来的游戏中——弯着钢爪捧着求生者是周先生越发娴熟的,而施施落落在最后把求生者扔到椅子上或地上也是周先生的行为。周先生仍然不曾放走一个求生者,可也逐渐得到绅士的美名,人气日益升高。

 

“请杰克先生不要犹豫地把我放到椅子上吧!我不要逃走了我要回庄园!”许多求生者们心心念念道。

 

周先生弯一弯手臂行礼,面具上毫无破绽,然后顺利地一爪子解救求生者把他们安上椅子发送飞天。

 

“完美。”玫瑰简洁地称赞他。

 

共同经过了许多场游戏,周先生同玫瑰已经十分相熟。空闲的私下里,玫瑰也逗一逗弄周先生:“虽说是伪装,可这么多次怀抱着人,你也没一次生出点绅士的心情么?”

 

周先生在游戏场下便解下背后的手杖。他听着玫瑰的话语,轻轻捧起手杖——就像在游戏场上捧起求生者那样,甚至还要轻柔许多。

 

杰克周先生摘下他的面具,弯下他的脖颈,低垂眼睫望着钢爪上的手杖,手杖上的玫瑰。就像一位绅士亲吻一位公主的手背,他在玫瑰的花瓣上落下一个吻。

 

吻手礼,这可是玫瑰从未教过的。可周先生却做得自然极了。如果玫瑰不是被亲吻得有点震撼,他这位指导者一定能评价出这是周先生最真诚的一次绅士行为。

 

“有。”周先生说,

 

“就是现在。”


END

——————————————————————————————

最近沉迷这个游戏,忍不住写一个沙雕小短文

真的,每次看到杰克公主抱的结尾是狠狠地把人摔在椅子和地上,我就开始沉思;还有每次杰克爬窗户的姿势,总有点不忍直视……虽然如此,一个公主抱还是掩饰所有啊!


评论(2)
热度(62)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