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周叶】西普已死05

abo,原著向

私设众多多多

  01   02   03  04

以下正文

——————————————————————————————


05


周泽楷没想过还会遇见那位Omega。

 

上次因为自己的信息素,导致人意外发情,周泽楷满心愧疚。这种事说严重点,是调戏、骚扰也不为过。

 

回家之后想起这件事,周泽楷羞成个大苹果之外,还想着如果当时给人留个电话就好了,做点补偿都是应该的。想时拿着笔无意写写画画,回过神来真写了这么个电话小纸条。

 

这次去看比赛前,周泽楷回想起这件事,特意带了几针Alpha抑制剂,看着那张纸条,鬼使神差地给塞进了口袋。

 

天可怜见,看比赛前周泽楷真的打了Alpha抑制剂,然而他实在不习惯周围观众们因激动稍明显的各种信息素,下意识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做屏蔽圈。

 

周泽楷虽然年轻气旺,信息素掌控得不像成年Alpha那么好,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不会越界。

 

然而,一碰到那位Omega看似清清淡淡的信息素,哪怕只有一丝一缕,周泽楷自己的信息素就像是被点燃了,迅速地滑向深渊。

 

他的本能告诉他,似乎不管多少次遇上那种信息素,他的橡木苔信息素都是那么容易融进去,合二为一。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契合度很高的信息素吧。

 

但是目前这都不是重点了。

 

周泽楷在旅馆的电脑里不安地打荣耀,等着那位Omega也许会给他打来的电话。

 

当时着实是情况紧急,不容多说。可惹了人的是自己,被惹的是那位Omega,人家估计躲还躲不过,怎么会打电话回来,万一人觉得又是骚扰怎么办。可周泽楷说到底还是个学生,就算比赛在周末,他还是得赶着回去上课的,比赛结束后再留的一天是他最后的期限。

 

好在周泽楷等到下午,还是等来了电话。

 

当时他正在竞技场里PK,对面的对手已经被周泽楷血虐了五场还不服气,正开了第六场,周泽楷的电话铃就响起来了。

 

周泽楷当即就站起来了,拿起手机就往旁边走。

 

本来想好了在电话里给人道歉,到电话真来了,周泽楷一想起两次碰面就被潮水般的羞赧淹没了,一时间拿着手机,竟然有点不敢接。

 

拿着手机在房间里转了半圈,周泽楷幡然醒悟这可是人家打来的不是自己打去的,已经给足了面子,便赶快接通了,支支吾吾地“喂”了声。

 

周泽楷还没组织好下面的语言,对面已经先说起来了。

 

“是周泽楷吗?”

 

“……是的!”

 

“你给我留电话是想说我发情那事儿吗?”

 

“是……”没想到对面这么直接,周泽楷顿时脸红起来。

 

“那事不怪你,是我自己,咳,那个什么发情期有点问题。我看你还是个年轻小伙儿,年轻人信息素旺盛点……嗯,挺好挺健康的。总之小周是吧,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没事,你也别愧疚了啊。”

 

“不……我也有错……”对面那位男性Omega声音明显比他成熟许多,隔着两个电话,嗓音听着略带沙哑又温柔,人又这么通情达理,周泽楷一边心里感激,一边更不好意思了。

 

“没事、没事了啊。看你还是个学生吧,别惦记这事了,课外看看游戏比赛放放松,平时好好学习啊。”

 

对面那位Omega越是平和,周泽楷越是觉得愧疚。他心底倔强劲上来了,想着一定要给人道歉补偿,嘴上就直说出来了:“我也有错,很对不起,能给你当面道歉吗?”

 

对面有片刻没说话,周泽楷心里直打鼓,但还是坚定着要给人去道歉的心。等了会对面终于松了口,似乎拿他没办法,答应了。

 

周泽楷高兴地跟人约了时间地点,转头就对着房间里四处看要准备什么。

 

“不过你这次来,可得把抑制剂喷好啊。”对面说着打趣道。

 

“好。”周泽楷说,“到时候怎么……称呼你?”

 

“叫我……叶修吧。”

 

跟这位叶修通完电话,周泽楷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放下心来回到电脑前,才发现自己还在竞技场房间,上面居然显示着“荣耀”的胜利画面。

 

周泽楷一愣,刚才为了接电话他没管刚开的一场就离开了,他还以为对面兄弟肯定趁机报了仇。

 

一看对话框,发现对面这位兄弟经历了从试探到疑问到怒骂的过程最后自己认输扬长而去,而且骂的还是“我靠居然哄老婆去了FFFFF”。

 

周泽楷更摸不着头脑了,看看电脑上没关的耳机麦克风,才意识到什么。

 

他玩荣耀虽然不怎么说话,麦克风还是一直开的。刚才去接电话麦克风也没关,他讲电话的声音大概被对面听着了,并且周泽楷道歉的声音明显被当成“给老婆认错哄人”去了。

 

周泽楷一阵沉默,然后跑到卫生间洗手台,拿冷水往自己头上泼了几泼。

 

抬头看镜子,果然还看到了自己脸上的红晕。

 

想来想去,周泽楷又跑出去打了针Alpha抑制剂,没用喷雾的。

 

见面,见面,周泽楷思考起来。同叶修约的时间是一个小时后,就在进行总决赛的那个体育馆附近,他说着给人道歉补偿,就得买点什么给人带过去吧。

 

 

一个小时后,抽着烟等在体育馆前的叶修,就看着老远一小孩往这边走来,手里还提了个……果篮。

 

“……”叶修无语地注视着人走近,走近,最后停在自己面前。

 

等人走近了,叶修才发觉这小孩同自己差不多高,不得不感叹现在小孩真是发育得越来越好了。

 

但是提着果篮是什么意思?把发情当生病似的,来看病人啊。虽然叶修自己是差不多就把发情当病看了。

 

小孩站在他面前,看了他一眼就不敢看了,低着头问他:“……叶修?”

 

叶修笑了。

 

“是我。周泽楷——还是叫你小周吧。”

 

小孩这下头都要埋到地下去了:“好。”

 

叶修天生拿这种腼腆小孩儿没办法,自己开口给他解难:“这就是你说的,给我的歉礼?”

 

小孩更不好意思了,把果篮递到他面前。叶修哭笑不得收下。

 

“还想给你道歉。”小孩说。

 

叶修听出了周泽楷话里的意思,忍着笑道:“说吧,还有什么补偿我的?”他觉得这小孩真是有趣得不行,一边害羞一边该做什么做什么。

 

叫周泽楷的Alpha小孩终于抬头看他,说道:“请你打荣耀。”

 

——————————————————————————————

更新啦!

加了个文tag↓↓↓(悄咪咪疯狂暗示)


评论(19)
热度(88)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