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周叶】西普已死04

abo,原著向

私设众多多多

01   02   03      

以下正文

——————————————————————————————


04


周泽楷发现在春节后就不常看见除夕夜认识的那两个账号卡上线了。

 

刚开始有时还一起组个队打本,后来对方上线少了,周泽楷只能看见好友列表的头像亮着,不知干了什么,然后灰掉,不再怎么交流了。

 

周泽楷也不是善于聊天交朋友的人,更何况他隐隐有猜测,就放置了这两个好友席位。

 

周泽楷现在也不是单着玩了,他在荣耀里从上手到高手特别快,安利他荣耀的堂哥也加了他好友,人好歹玩了快两年,现在已经妥妥打不过周泽楷了……

 

看他这样,堂哥也问他有没有想当职业选手。

 

周泽楷自然是有的,并且已经付诸实践了。他现在也算神之领域公认的高手,自然有大公会来招揽的。周泽楷选了战队底下的公会三道六界进了,直接跟上层沟通了进训练营的想法,今年暑假就打算去试试。

 

他现在把大半心思放在荣耀上,学业方面就放了些。在家人问起来之前,周泽楷先挑明讲了。周泽楷父母都是开朗的人,并且都是一天到晚忙工作经常出差的,从小对周泽楷放养式培育,问他考虑清楚之后就让他放手去做了。

 

第三赛季末的总决赛,没有堂哥的邀请,仍然是邻近新一学年的期末,周泽楷跟家里说了声,就一个人拎着火车票和入场券去隔得不远的H市了。

 

周泽楷坐在体育馆的坐席上,感受满场的喧哗声,恍然如梦。去年这个时候他还连荣耀的门都没有入,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打算往职业圈的门里钻了。

 

兴奋的观众们引发的信息素狂潮仍然让周泽楷难以适应,但是他还是屁股扎根地坐在坐席上等着看比赛了。

 

今年争夺冠军的队伍换了一支,和嘉世对战的成了百花。周泽楷望着舞台上握手的两队,嘉世还是少了一人。

 

到了现在,许多人都称这荣耀联盟总决赛,是“铁打的嘉世,流水的亚军”。

 

也有人不服气,觉得嘉世说不定哪轮就输了,说不定就是今晚。

 

不管今晚胜负如何,都必将是个大新闻。

 

单人赛起场,到一叶之秋在大屏幕上出现时,场内的气氛顿时到了高潮。

 

嘉世阵容的粉丝顿时爆发了巨大的欢呼声,无数横幅飞扬。

 

周泽楷定定地注视着那个账号卡角色,看了一会才努力让自己的视角从这个角色身上放到比赛全局。

 

当时家人曾经问他为什么想去当电竞选手,周泽楷沉默许久,也不过憋出了几个字,“就是……想当”。

 

当他上次坐在第二赛季总决赛的观众席,他就觉得那个舞台,那个大屏幕,或者这背后、这所象征的比赛对他有巨大的吸引力。

 

尤其是这个挥着一根恐怖长矛撕裂一切、横扫一切的存在,几乎引得他身为Alpha和身为游戏爱好者的本能疯狂迸发。

 

不过就是想当么!想要征服,想要胜利,即使周泽楷表面看起来像是如此透彻如此害羞如此沉默的海上冰山,而冰山那海面下庞然而侵占一切的部分仍然存在。

 

电子竞技,任何竞技,一切含有争夺的故事,不过都是温驯平和表面下难以凉却的热血,在叫嚣着丛林里最原始的规则:想赢,胜者为王!

 

尤其在这种竞技比赛中,每个人有的不过都是最单纯的野心。

 

它们闪闪发光。

 

解说的声音仍然在耳边,这次摆脱了新手身份的周泽楷已经尝试凭自己的眼睛和大脑去解读比赛了。

 

即使从全局观察比赛走势,周泽楷仍然觉得,不论叶秋做出的操作和自己想的是否一样,是否意外,叶秋的行动都最让他觉得舒服。要说的话,那就是趋近一个角色前提下的最优可能。

 

于是专注观看比赛的周泽楷几乎到比赛末才发现他的信息素已经再次下意识泄露出来,并且几乎要跨过那条从温和湿润到能引起病理性反应的线……

 

 

熟悉不过的场馆里仍蔓延着巨大的吵杂声,主持人恭喜胜者的声音尤其清晰地传出来。

 

叶修默默地在场馆偏门外抽烟,手指下意识摩挲衣角。

 

每次都不能抢先摸到奖杯的触感,想来还是有点惋惜的。等那几个小子摸够了,奖杯都不知道滑不溜秋成什么样了。

 

他感觉自己的信息素又不受控制地悄悄蹦跶了几下,有点无奈,赶紧又抽了口烟,平复自己有一点小激动的心情,就一点。

 

叶修上次回去检查了一趟,人医生妥妥地给他盖了章,就算平时没有发情期,他还是个板上钉钉的Omega,想都不用想。并且医生还对着他研究出来点麻烦的状况。

 

一般Omega的发情,就好像某种值周期性上升下降,正常发情期就是冲破某种阈值。

 

然而叶修拜有个双胞胎兄弟是Alpha的缘故,天生阈值就比其他O高得多,所以到正常发情期就这么被关在门里了。

 

同理,对于Alpha的信息素,他的抗性也高很多,只有契合度很高的Alpha才能撬动他发情,而这个几率的确跟中彩票差不多。

 

但是这种情况不是永久的,伴随叶修正常发情期未发情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的发情阈值也在缓慢下降,过个五年十年估计就跟Y一般O差不多了。

 

但是由于积累了这么久,就跟算总账似的,这真要发起情来要比其他O可怕多了。

 

叶修现在就感觉到了这种“阈值的缓慢下降”。像以前经历这种高强度比赛后的情绪激动不会引起他信息素基本波动,现在信息素就开始跳小舞了。

 

不过叶修大体上还是不担心的。五年十年后他说不定就冠军拿够了,说不定就回去老老实实当个O结婚去了,到时候爱怎么发情怎么发。

 

现下里,只要遇不着契合度极极极高的Alpha,叶修就不会有任何事。

 

想想上次撞上的Alpha小子,叶修心里忍不住笑了声。他当时怎么忘记去买彩票了?

 

伴随着里面领奖仪式结束,叶修估计是差不多了,就往正门悄悄走过去。反正也没人认得他,苏沐橙今天是在观众席上看的,他还得先去接小姑娘,等发布会结束再跟嘉世队员们汇合。

 

毕竟三连胜了,有些到顶峰了,有些走到尽头了,这次队里聚会他还是得去的。

 

还没走几步,叶修就看见前面有个出来得早的观众走过来了。他早就练就处在观众群中如若平常的本事,没当回事就走过去了。

 

结果刚走近,一股湿润的,像森林又像土壤的信息素气味飘来,叶修当即脑子里本能性警钟长鸣,下意识就顿住了,其实自己都还没想清楚。

 

然后叶修就眼睁睁地发现,自己那感觉还清淡的佛手柑信息素,就一点儿也不清淡地跑出来了。

 

“……”叶修都愣在了原地。他看着对面的人也停了下来,也自己都有点疑惑似的。

 

然后,对面那位Alpha的信息素,叶修已经认出名字是橡木苔的,就像是跨过了某条线,一下子厚重起来。

 

叶修长吸了一口气,又长出了一口气,接着再次狠狠抽了口烟,不过这次他没近处可以扔烟头了。

 

然而叶修还没跑,就见那个依旧青涩的Alpha小伙子再次脸色通红,在口袋里慌忙翻找出一张纸条,冲到他跟前说了声“对不起!”,就转头一溜烟跑了。

 

叶修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纸条,上面写着个电话号码和一个名字,周泽楷。底下还画了个土下座的颜表情。

 

在有闲心细想之前,发现自己情况再次不对的叶修摸了摸口袋里的加强版Omega抑制剂,认命地开始朝最近的小旅馆冲刺。

 

再这么下去,他可能就要从电竞选手转职成短跑选手了。

 

叶修这次居然有了种熟练感,边跑还边在内心开启了吐槽模式。

 

有句话怎么说的?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你看,那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然后呢又转了个弯儿,开开心心地按原路轧回来了……

 

这次他好了,肯定不会忘记买彩票的,肯定。



——————————————————————————————

作者内心小人1:你怎么就那么俗套呢,呢。还有这种重复操作?

作者内心小人2:都是缘分呐,说不尽的缘分!这叫做反复的修辞手法,一唱三叹,blabla……

修修:还有第三次??

作者内心小人2:不,修修宝贝,不会的!

作者内心小人1:嘿嘿嘿,这缘呐,不好说,不好说……

↑不要在意以上戏精。关于修修前几个赛季的称呼问题,叶秋和叶修我是看顺手情况写的,一般知道就是修修啦!

评论(3)
热度(73)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