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周叶】戏剧性卧底

一个充满欧欧西的黑道paro

和同学聊天想出来的抽风产物

以下正文

——————————————————————————————


周泽楷本来是个白道上的,是队里有名的体术狙击双能手。

然而某一天他接到了上级的任务,要做卧底混进黑道。

遵守命令是职责,周泽楷毫无怨言地去了,从一个“街头小混混”迅速发展为一个黑帮老大的打手。

名叫叶修的黑帮老大把他提拔上来的时候很满意:“能打,还长得不错,以后出去打架——”

“让他在最前面充脸面吗叶哥?”另一小弟狗腿道。

“错。”叶哥一脸恨铁不成钢敲小弟头,“什么最前面,万一给被人把脸打花了脸面不就没了?”

小弟委屈,脸面不放最前面还能叫脸面吗。

“不会打花,打不过我。”周泽楷适时表示自己的能力和忠心。

叶哥玩味地看了周泽楷一眼,看似要同意,手一挥,结果道:“不行。”

“你们这帮年轻人,懂不懂什么叫神秘,什么叫秘密王牌?”叶哥慵懒地以手撑头斜倚在太师椅上,“要是你天天打头阵,还有什么威慑力?只有不经常露面,留下许多传言,人家才会把你当传说。以后小周就贴身跟着我,我要你出手再出手。”

小弟一脸敬仰表示叶哥说的是,周泽楷表面听顺不言,暗中挑了挑眉。

下了堂,周泽楷跟在叶修后面,叶修突然转头:“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把你藏起来?”

周泽楷心中一凛。

叶修跟周泽楷在黑暗中对视,半晌一笑,拍了拍周泽楷的脸:“还不就是因为你长得太帅了,不论天天出手还是不经常出手,哪有丁点儿的威慑力啊?你那身手,要配副韩……黑老虎的脸才有威慑力。”

周泽楷瞬间想到了其他队里一位很有威严的前辈,他的称号就是老虎。

“所以你就当我的贴身打手,负责保护我就行了。”叶修向他伸出一只手来。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握了上去。

“合作愉快,小周打手。”叶修跟他握了握,转头走了,走时在背后挥了挥手,还边走边哼着小曲。

这位黑道老大真是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周泽楷默道。

跟了一段时间,周泽楷便全如叶修所言,不待到他的命令不出手。叶修是个完全没架子的老大,和别的帮派发生摩擦,大大小小的街头打架都去看顾着,然而每次只坐在一辆不起眼的小轿车里观察局势,跟看热闹似的。而不出手的周泽楷也就只能跟着叶修坐在车里。

周泽楷每次坐在车里,眼睛看着外面的情况,心里不怎么在焉。他总是忍不住沉思,这个卧底,是不是当的太轻松了。

而且周泽楷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开始周泽楷当作他们隐蔽的还不错,然而几次看到对面的小混混眼神瞟到车这来就迅速转走当不存在时,周泽楷就开始感到困惑。

对面的老大就坐在里面,这么小的封闭空间,不能更好打,一根球棍用点力就能砸破车窗溅叶修一身玻璃渣,不能更简单的擒贼先擒王。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才能起到点作用,进一步获得信任,继而取得更多黑道情报啊。不然叶修现在看好他,之后要是不在意了,他回去继续当“街头混混”就没有当卧底的意义了。

终于有一次,对面一个一看就是才入行的小混混发现了他们,悄悄往他们车子这边靠近。周泽楷精神一振,正准备请示叶修下车打人,结果转头叶修已经自己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随后就传来了叶修“小兄弟抽根烟不”的声音。

周泽楷连忙跟下车,入眼的就是不领情的小混混一棍子打向叶修的场面。

而不待他上前,方才还拿着根烟的叶修突然身形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反杀。

被叶修放倒反挨了一棍子的小混混昏了,叶修淡定地把刚才的烟拿出来,对着打火机点上,轻松地吐了口烟。

“我们回车上吧小周,”叶修说,“哦,车里抽个烟你不介意吧。”

周泽楷默默地看着他们周围的真空圈,望着离他们远远的人,沉重地点了点头。

于是第二天周泽楷就听到同帮人说外面有了“那个很厉害的某帮老大叶修有了新宠,是个男人,昨天还为他发怒打了敌帮小弟”的传闻。

周泽楷陷入了自从当卧底以来的第无数次沉默。

虽然好像关系近了一点,但是有哪里不对?

发现了不对的周泽楷去找叶修,表示自己身为打手,不能不干事空领叶哥的好处——每次架打赢了全帮都有奖赏,叶修给周泽楷的尤其多。

叶哥也很困惑,不是没安排职位啊?哥的贴身打手还不重要吗?

话是这么说。周泽楷支支吾吾,这个,那个,每次感觉没帮上叶哥的忙。

叶修恍然大悟,好吧,那你跟我去巡场子吧。

于是周泽楷开始跟着叶修去巡场子,详细说,是夜场的场子。

叶修底下有三家高级会所,十分没架子的叶修每周明面上都会分别去看一次,听总管汇报大致情况,比如销售金额怎么样,有没有人来找场子。

这种时候周泽楷就默默站在叶修后面,英俊的面容、良好的身材和黑西装的打扮在场子暧昧的灯光下,引来了高层管理人员更加暧昧的眼神。

周泽楷开始试图丢回去一个“我不是我没有”的眼神,后来麻木了,就会在这种时候心中默念,我是来保证叶修安全的,虽然叶修本来就很厉害,但是还是要以防万一叶修出什么事,我是贴身打手打手新宠不对打手。

这么去了三五回,叶修也琢磨出来了:“这不行啊,弄得内部都在传流言蜚语,不利于内部团结啊。”

然后看着周泽楷的脸,叹息表示,我就说吧,小周你就是长得太帅了。

周泽楷内心憋屈,但是他身为卧底背负切望,最后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任务为重,流言走开,管他打手还是新宠,一切都是为了任务。

但是叶修还是很体谅下属的心情的。于是他让周泽楷不用跟着他去听汇总,跟着他去暗地里的探访,简称微服私访。

除了明面上去的几次,叶修还会定时暗地里去看看情况,具体操作是打扮成客人,观察场子的状况。

于是叶修把两个人打扮得好好的光明正大地走进了场子。

据叶修自信的说法,他本人贯彻的就是神秘主义,场子里只有高层见过他,一般底下的人是不会认出他的,所以这么进去完全没问题。

周泽楷在这个奇特的黑帮经历了太多非常态,已经学会了叶修式淡定,不论面对什么都已经不为所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情报的进步吧。

两人开了个包厢,进来的服务员感觉已经和叶修很熟了——客人方面的熟,如果她们知道这是她们顶头大大大老板估计就不会相处的这么平常了——总之她们放下果盘和酒就退出了,整个厢内就剩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

周泽楷站在包厢内企图观察出什么,半晌无功而返:他们不是来巡场子的吗,坐在这个包厢里面怎么巡?

叶修则完全没有接收到周泽楷的脑电波,还拍拍沙发:“小周过来坐啊。”

周泽楷走过来坐下,两条手臂搭在腿上,坐姿端正。

“这么拘束干什么?”叶修一笑,从果盘里戳了块水果递到周泽楷嘴前。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张嘴咬住了。果香和汁水在口舌之间氤氲开来,香甜的滋味弥漫在整个嘴里。

“好吃吗?”叶修继续笑眯眯地问他。

周泽楷点点头。

叶修又戳了块送到自己嘴里,品尝了一下,吧砸吧砸嘴:“还不错。”

周泽楷闻言一呆,难道他们来暗访其实是来评价这些基础服务配备的吗?

叶修的下一个举动仿佛更加证实了周泽楷的想法,他开了瓶酒,是之前服务员推销的酒,然后给周泽楷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然后拿起杯子朝周泽楷晃了晃。

周泽楷拿杯子和叶修碰了碰。叶修作豪气状道:“干杯!”他在杯子里抿了口酒,皱了皱眉,然后一口气喝光了。

周泽楷只好跟着一口气喝完。他平时对酒不感冒,一口下去,也分辨不出个所以然。

“差不多。”叶修给出一个中间的评价,然后就滑倒在沙发上,头正好靠着周泽楷的腿。

周泽楷一顿,放下杯子想站起来,叶修把手伸到他眼前挥了挥:“别动,让我躺一下。”

周泽楷低头去看叶修。叶修的脸色在包厢昏暗的氛围下隐约泛出点红,然而他的眼睛是睁着的,清清楚楚地睁着,只是眼神虚虚地向上看,没有聚焦。

“以前都是我一个人在包厢,现在有小周可以靠真是幸福啊。”叶修用夜场客人般的语气夸张地说。

周泽楷垂下眼:“为什么?”

今晚的叶修格外的平和,几近毫无保留:“其实就是个借口嘛,巡场子明面上看几次就够了。”

他朝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我是来锻炼酒量的,身为黑道老大,随随便便被人灌醉怎么行。不过要是真碰上人砸场子,就顺便做一个好心的客人帮忙解决一下了。”

周泽楷看着叶修喝了一杯酒就露出如此孩子般的作态,顿感他们这位老大的确需要练练酒量。

叶修说着就闭上了眼睛,就像给两颗灿烂的星星拉上了帘幕。周泽楷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看着叶修,感觉喝下肚子的酒意烧了上来。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觉得就这样当这么个不走寻常路的老大的打手也挺好的。

当然也只是一瞬。周泽楷向来意志坚定,不会被轻易动摇,尤其是这种黑白两道选择的原则上问题。

不过就在这一瞬,他低下头去轻吻了叶修的嘴唇。

之后叶修醒来,两个人恍若无事地回帮里。周泽楷仍然跟在叶修身后,直到叶修忽然转过身,笑得像狡黠的狐狸。

“小周,跟我去劫一批货吧,一批大货。”

周泽楷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货需要叶修亲自出手的,然而考虑到叶修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忠实”的打手先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叶老大的请求。

叶修亲自出马的事必有艰难险阻,然而叶修出马的事也必会成功。两个人经历一番波折,还是成功地从一个敌对大帮劫下了货。

当然,挂彩是避免不了的。叶老大挥挥手大方地给周泽楷批了个养伤期。就在这个期间,周泽楷收到了回队的命令。

周泽楷有惊愕,有沉默,然而几天后,他还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队里。

上级十分赞赏周泽楷这次卧底行动,表示我们大有收获。周泽楷越听越茫然。他似乎只是干了些天不痛不痒的打手,情报也没收集到多少。

然而上级转头说,其实我们希望你继续干下去,并要给他介绍一个相互配合的前辈。

正说着前辈推开了门,满面笑容地走进来,跟周泽楷打了个招呼:“小周好呀。”

“叶修!”

前辈顿时变脸,作大佬状,还是熟悉的风格:

“叫叶哥,小周打手。”


评论(5)
热度(112)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