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glues

叶受only
cp@鈰子君

咸鱼,手残,拖延严重,慎关
H0:挖坑填坑,p<0.05

【周叶】古堡七夜(下)

@劫风  同学你的点文写完了_(:з」∠)_

刚才出了点问题

以下正文

——————————————————————————————————————

叶修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和小小的周泽楷幽灵一起把楼上的毯子搬下高高的台阶,移到热融融的壁炉前,一起裹着毯子取暖。而此前,他还是一个怕鬼的人。
壁炉的火光映在周泽楷小小的脸蛋上,画下油漆般火红的色彩,仿佛一丝血色。这么来看,周泽楷简直就像一个人类小孩,一个被家族养得好好的小贵族,小少爷。
“叶修,”周泽楷把小手伸出来搭在毯子上,几近透明的手指叠上了毯子深重的红色,这个时候周泽楷又很明显地是一个幽灵了,“外面……是什么样的?”
于是叶修发现自己对鬼魂本能的恐惧又涌了上来。他强压下心中的杂念,转而问周泽楷:“你没有出去过?”
“从来没有,”小小的周泽楷把下巴压在毯子上,声音闷闷的,“不能出去。”
叶修随即想起了周泽楷的身份。周泽楷说自己是古堡的意识,与古堡共存,相应来说,古堡在哪他就得在哪的确是很正常的。而这个古堡看年代少说也存在了百年,这么多年周泽楷,这么个可爱的小孩子,都得独自在金碧辉煌中冷清寂寞吗?
想到这里,叶修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周泽楷还是一个小孩子?叶修也见过其他由无生命的物体产生的灵魂,那些灵魂似乎并不像周泽楷这样长得慢。
叶修不动声色地拐回神,转过头:“小周,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讲讲外面的世界。”
周泽楷也偏过头看他,剔透的眼睛里闪着光彩:“好的。”
“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多少岁了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七十岁了。”
叶修震惊,叶修惶恐。然而在叶修骇然的目光下,周泽楷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古堡的年龄好像不太一样……可以说七岁。”
原来是十年作一岁。叶修吁了口气。虽然还有些年代上的疑惑,叶修还是先放在了一边,给周泽楷大致介绍起外面的故事。
小小的幽灵听得很认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像是要通过叶修的眼睛,嘴唇,等等,来了解外面的世界。而每当叶修低头注意到周泽楷,还是忍不住因其幽灵的身份而心悸,便作回忆状把目光放向远处。
而叶修说着说着,便感到一片冰凉靠在了自己身上。他再低头一看,周泽楷已经睡着了,垂下的眼睫毛像是历史凝固的时针,安静而细腻。
尽管叶修仍然因为本能而内心煎熬,但是他还是咬牙跃过周泽楷的身子轻轻地把毯子往周泽楷身上搭了一点。
不知道幽灵会不会着凉。叶修想,不久便也陷入了梦乡。在入睡前叶修都感到惊奇,他从未在一个任务中如此放心地入睡。
于是第二天叶修醒来的时候便收到了一个惊喜。
叶修刚睁开眼,就看到周泽楷近在咫尺的脸。
小幽灵的面容还是那么的好看,小幽灵澄透的眼睛凝视着他。
“是……昨天进来的人,”周泽楷自我确认着,可爱地点着头,“叶修,叶修。”
叶修便发现,周泽楷的身形……似乎长高了那么一点。
昨夜被抛在一边的疑问顿时浮上心头,叶修当即问道:“你多少岁了?”
周泽楷似乎也有点疑惑。幽灵小男孩偏着头,想了想:
“一百……十岁。”

叶修开始觉得,他这次来,与其说是做任务的,不如说是住宾馆的,房间不知比总体套房豪华了多少倍不说,还有一个小帅哥幽灵做向导。
在古堡里待了几天了,除了每天睁眼下意识会被幽灵吓到一会,叶修开始习惯面对每天都会长高的周泽楷幽灵。按照这个规律下去,第七天周泽楷就会长成一个二百四十年的成熟古堡……果然还是换成二十四岁的英俊青年比较好。
这其中必有什么原因,然而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叶修还没有发现问题的来由。他也曾试着问过周泽楷,而每天的周泽楷在同样对此感到迷惑之际,也只有沉默。如此看来,现在周泽楷的记忆是残缺的。
而在这几天里,如果是之前,叶修绝不会想到自己可以和幽灵待在一起这么久。夜晚两个人缩在空旷大厅的温暖壁炉前取暖时,就给周泽楷讲外面的故事;随着大厅墙壁上的华丽时钟敲响,就跟着周泽楷去后面的豪华厨房找东西吃——叶修当时面对精美的食物心情很复杂,但是周泽楷再三保证食物的可食用性;有余暇时,就被周泽楷带着逛古堡。
叶修给周泽楷讲了许多外面的事,周泽楷也很喜欢给叶修展示古堡。不论长到多高的周泽楷,都会用冰凉的小手拉着叶修去逛古堡。
“这是我的全部,”无论是多大的周泽楷,用或稚嫩或青涩的神情,都会同他说,“都想展示给你看。”
就像昨天,十六岁的周泽楷坐在古堡一个收藏用的房间,为叶修弹奏了古老的竖琴,幽灵少年看向他的眼神在乐声也变得悠长;而今天,十九岁的青年羞涩却不容置疑地把叶修牵进了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
“进来看看。”周泽楷推开了门,站在门里同叶修微笑。十九岁外形的幽灵仿佛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王子,脸上带着期待笑容的神情足以使人痴迷。
叶修走进房间。房间一如既往地延续了整个古堡的繁华风格,就设计来说甚至可以算是最精致的一个房间。“房间很好看。”他评价道。
周泽楷却好像才发现了什么不当,侧着头凝望着外面一片漆黑的窗户,低垂下眼。叶修随着同周泽楷越来越熟悉,也越发心疼他,尽管他是个幽灵。当然,在叶修心里,周泽楷已经与一般的幽灵不同了。此时看周泽楷一副不开心的模样,当即询问道:“怎么了小周?”
周泽楷像是才注意到叶修,抬起头,他的双眼还朦胧着,似乎还沉浸在什么过去之中。
“设计的时候,这是家主的房间。”他说,“窗户对着悬崖旁的草地,和不远处的海。”
“一年四季,家主与他的伴侣都可以看到草地上盛开的不同花朵,和永不枯朽的海。”
“那么,你知道为什么现在外面看不到吗?”叶修小心翼翼地问周泽楷。
“……不知道。”
面对着这个不知所措的幽灵青年,叶修终于不再像以前怕鬼的自己那样走得远远的。
他走上去,用手臂环住周泽楷,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幽灵青年几乎在瞬间回抱住了叶修,用已经成长得细长但有力的手臂锁在了背后。
在一瞬间,叶修错觉般地感觉到,周泽楷冰凉的身体仿佛有了温暖的体温。
在后一天,二十一岁的古堡幽灵先生照例带着叶修参观古堡。在经过六天的时间,他们总算参观完了整个古堡,可见其之大。
享用过晚餐,回到大厅,两人依然在壁炉前坐了很久,直到时钟快要指向十二点。周泽楷突然展露出了掩盖不住的笑容,成年的幽灵先生已经很少露出如此明显的情绪。
成年的幽灵先生着装已经换了一套,现在他已经不像一个王子,一个主人,而是一个俊美可靠的执事。
周泽楷戴着白手套的手握上了叶修的手:“……去有海的房间睡吧。”
叶修一愣:“那不是家主的房间吗?”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只要你愿意。”
叶修停顿少许,笑了:“有舒服的床当然好了。”
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顿时抓紧了,毫不停留地拉着叶修向房间走去。
房间里已经亮起了烛火,色彩照应在装饰精美的房间里,显得更加浪漫。
叶修只犹豫了一会,就躺到了床上,一陷入柔软的丝被里,便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周泽楷站在床边,眼睛里点映着烛火:“叶修,喜欢古堡吗?”
叶修伸出一只手,幽灵青年自觉地弯下腰来,叶修便把手搂住周泽楷的脖子。入手仍然是冰凉的,然而叶修却丝毫不觉得有任何可害怕的。
“当然。”他说。
“喜欢……我吗?”幽灵青年说。
“当然。”
“那么……愿意接受我吗?”
“当然。”
于是幽灵青年弯起了好看的眉眼,低下头在叶修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几乎在同时,清亮的钟声响遍整个古堡,烛光应声熄灭,房间却没有暗下来。
叶修突然感到额头上的亲吻似乎真的有了温度,眼前被窗外的天光照亮。海浪轻柔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周泽楷起身看着叶修,眼光深邃而专注。青年发生了最后一次变化。
“二百四十年。”周泽楷说,“建好就被遗忘的古堡,终于找到了他的主人。”
叶修从中终于明白了一切的起终。
“一个怕鬼的主人?”他说笑道。
“不要怕我。”周泽楷说道,就像他们刚见面那样。
就像刚见面那样……一切,刚刚开始。

 

—————————————————————————————————————

大家好我知道我写的差不要打我

所以我只想曝光一个大佬

拿笔的手微微颤抖

大佬,笔给你!大噶快去催这位大佬@花千诚在我床上 产粮,就可以得到一个新太太~

 

评论
热度(32)

© Noglues / Powered by LOFTER